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逆血天痕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梦结
    对于白,天闲始终觉得对他的了解十分有限,这一段时间以来,越是了解白的一些往事,越是觉得这位岳丈大人神秘莫测。

    一个性格古怪的强者,一个古代就活下来的神力继承者,风流倜傥,神采飞扬,浪荡外表下心怀奇策,不声不响,暗潮般推动整个大陆的局势。

    两千年中他到底都做了什么,两千年前他又是什么样子,现如今希波女皇重新返回人类大陆,他又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打算在未来动荡的世界中继续活下去?

    天闲忽然发现心中充满了疑问。

    紧了紧揽在凌细皮嫩肉小蛮腰上的双手,天闲在她脸上香了一口,“当时发生什么事了?”

    凌白了天闲一眼,“轻点……我喘不过气来。”

    天闲一呆,顿时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一时没忍住,这个……也不能怪我嘛。”

    松开些手掌,天闲却轻轻挠了挠凌腰间的软肉,顿时痒的凌笑出声来。

    “不许捣乱。”凌挠痒痒一样拧了下天闲的手背,正色说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记得我才只有四五岁,有的地方记不清楚,但还是记得一些。”

    天闲也打起精神,稍微坐起身体,让凌靠的更舒服一些,准备听故事。

    凌仔细回忆了一下,说道:“其实,他先后来过我们族内很多次,但是自从第一次被赶走后,空奶奶和族里的管事就不许他再回来,但那个时候还没到剑拔弩张的程度,我记得他每次回来,还可以留宿一夜,歇歇脚再离开。”

    天闲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

    凌顿时气恼,不轻不重戳了天闲一指头,“他只是在一个窝棚里睡一夜而已,连母亲的面都见不到!”

    天闲呵呵笑笑,干脆不说话。

    “不过,又一次深夜,村庄里忽然有人大喊,然后就全乱了,我迷迷糊糊醒过来,母亲已经慌张的跑了出去,因为是晚上,我也好奇的溜出去看情况,我记得……当时好多人围着他,天空有好多虚灵……”

    天闲皱眉,“为什么?”

    凌摇头,我只是躲在远处看着,不敢靠近,但我听到母亲在苦苦哀求,说他会做噩梦,而有些族人在大喊他梦里杀人。”

    天闲微微皱起眉来,“这么说,他杀了天眼族的人?”

    凌还是摇头,“我不知道,当时我只觉得很害怕,就跑了回去,那个时候族内的人口比现在多一些,我也总是躲在家里不出门,很多人都不认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被杀,不过从那以后,他就被彻底驱逐,完全不许再靠近我们的村庄,一旦靠近的话空奶奶就会带人立刻把他赶走,有一次还差点动了手。”

    “这么说来真的杀了人……”天闲有些吃惊,自己这位岳丈大人竟然还是个真曹操,睡了还会杀人!人家曹操只是假装而已,他这可是真的会睡着了发狂,这剑伤害现在还在胸口呢。

    “而且……”凌犹豫了一下,“在那次之后,母亲就给了我这个。”

    挽起长发,将那已经完全乌黑的长发抚到发梢,凌把一个小绳结举到天闲面前,“母亲说,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取下来,就算是洗澡的时候也要带着,还说就算是……”

    天闲眨眨眼,看着忽然停下来,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红晕的凌,奇怪的问:“就算是什么?”

    “总之……总之就是不能取下来。”

    天闲大为奇怪,凌这样性子居然也会忽然扭捏起来,瞧瞧那小绳结,天闲思索一阵,忽然间就明白了过来。

    这简直是骑着驴找驴,凌所说的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啊!

    坏笑着抬起手来,挑逗的挠了挠凌圆润的小下巴,天闲刻意把声音压低,神秘兮兮,暧昧难明的说道:“是不是就像现在,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能,哎哟……你别打。”

    凌一听就知道天闲猜到了,不等说完小拳头已经砸了过去,知道胸口有伤,但是对方脸皮厚的很,干脆就对着脑袋没头没脑的敲过去。

    天闲左闪右躲,最后抓了凌的小手“波”的亲了一口,哈哈而笑。

    凌羞怒难当,正不知道该怎么好,天闲已经握着她的小手迅速的转移了话题。

    “这个结是什么意思?和白杀人有什么关系吗?”

    白气鼓鼓的瞪着天闲,“不知道,反正不许我随便摘下来,洗澡洗头发的时候都麻烦的很,还要来回挪动这个结才能洗干净头发。”

    天闲心中一笑,这绳结也就绑了很少的一束发丝而已,并不怎么影响清洁,女孩子天生就计较这些,也是没办法,要是自己的话……才懒得再去理会。

    “既然这样的话……”天闲想了想,回身过来,在身体另一侧摸索起来。

    “你干什么,别吵醒姐姐。”凌小声提醒。

    “放心,这时候雪都睡都像只小猪。”

    “你才是猪!”凌忍不住一笑,抬手戳了戳天闲的脑门。

    很快天闲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果然在雪的一束发丝末梢,也有一个相同的绳结。

    两姐妹都有,显然这也是作为母亲的伊芙要求系上去的,这显然并不是什么装饰了。

    两个绳结一模一样,都是一种看起来十分简单而且不起眼的材料搓成的系绳,隐藏在长发之下,根本不会被注意到。

    放下雪的长发,天闲仔细研究起凌发梢的这个绳结起来,但是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普通的装饰,无论从材质到样式,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伊芙姐姐说这是做什么的?”

    凌好笑的白了天闲一下,“要是母亲说过我们就不用在这乱猜了,嗯……不许叫她姐姐!”

    说着,凌毫不客气的又戳了戳天闲的额头。

    天闲苦笑,“你们母女一个非要我叫姐姐,一个不许我叫,这让我怎么办啊,我可是两边都得罪不起。”

    凌忽然噗嗤一笑,“在我面前,当然是听我的!”

    天闲顿时怔了下,这妩媚如丝的笑容,平常里可从来没在凌的脸上出现过,果然女人都是感性的,这漫漫黑夜遮掩,偏偏肌肤斯磨的感觉丝丝入扣,连对方的呼吸心跳都感觉的一清二楚,就算是凌这朵冰凌花也变得妖冶了。

    “嗯……”

    凌鼻子里软软的呢喃了一声,因为天闲忽然抱了更紧了,鼻息火热,双手乱动,凌又感到了大腿上清晰的羞人顶触感。

    这次凌只是咯咯笑了一声,挽起自己的发丝在天闲鼻尖搔了搔,“小色鬼,现在不是要研究正事的吗?”

    天闲正感觉浑身发热,一句话顿时扁起了嘴巴,虽然现在不想把凌直接吞掉,但是这个小妞明显已经开始开心的挑逗自己了,这可真是苦不堪言……

    “嗯……好好,还是正事要紧。”天闲拿起那个绳结,苦笑的看了起来。

    实际上天闲心想这是什么正事啊,刚刚的才是正事,正绳结能不能研究出个结果先不说,就算有来结果……也未必就有什么用处。

    凌瞧着天闲的模样,顿时笑的呼呼直喘气,猫儿一样伏到天闲肩上,用细细的,蚊子般的,而且还是越说越小的声音说道:“反正……我就在这,你想怎么样……当然就怎么样了,只是……不能吵醒姐姐。”

    天闲恨不得就一下跳起来,立刻把凌剥成小白羊,好好就地惩治她一番。

    瞧着凌那波光闪闪,妩媚如丝的眼眸,天闲她现在其实是十分期待吧!这话无异于吐露衷肠,分明是在求爱啊!

    让天闲感到无奈的是,有些事一旦留在了心里,没有成果就始终念念不忘,半途而废更是会难受无比。

    天闲忽然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个理想主义者!

    “乖,今天还有正事要研究,不要着急,为夫今后一定给你一个最美妙,最难忘的新婚之夜。”

    凌显然是愣了下,然后满眼眸光微微晃动,吐出的香气也热了几分,似乎甚是感动,然后抿嘴一笑,毫不客气用力戳戳天闲的额头,“你才着急!你才急色!你才是小色鬼!”

    一下搂住天闲的脖子,凌开心的把脸颊贴过来,蹭着天闲的脖颈脸颊,窃声笑个不停。

    女人变脸果然比翻书还快,天闲心下感叹,也不敢再把注意力放到凌的身上,现在这个小妞简直春心荡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诱惑的味道,天闲知道自己或许是理想主义者,但可不是圣人哪……

    要说凌发梢的绳结,还真是有特别之处,起码这绳线天闲从未见过,不知道什么材质不说,而且绳线纹理细密,明显是用什么极细的丝线编织而成的。

    “凌,我想拿下来仔细看看。”天闲瞅了半天还是没瞅出门道,凌半个身子都趴在天闲身上,一身清淡香气渐渐浓郁,嗅的天闲有种神魂飘飘的感觉,连忙没话找话。

    “嗯。”

    虽然现在怎么看天闲怎么高大威猛英俊无畏,还透着天真可爱,但说起正事凌也不含糊,答应一声,手指在发梢上灵巧的转动几圈,一拉一推,绳结悄然从发梢退了下来。

    绳结放到手里,天闲这才感觉多少不妥,“伊芙姐姐那边……”

    “嘘……不告诉母亲就好了。”凌掩口偷笑,“而且,这个应该是某种有保护作用的东西吧,现在就轮到我们的大公来保护小女子我喽。”

    天闲大为感动,把这绳结凑到眼前来仔细观察,发现不仅本身纹理细密,而且这个结并非普通绕上几圈而已,居然还有一个颇为复杂的结构,难怪在发梢也不会脱落,而且凌也是用了一小会儿才把它脱下来的。

    说实话天闲不想在这个东西上浪费太多的精力,毕竟这东西就算搞清楚到底是做什么的也没啥用,或许只是个普通的带有防御阵的东西,或许只是母亲给女儿的某种祝福。

    就算和白有什么关系,好像也对目前所处的状况没啥帮助,特别是对现在就在眼前的百国盟会。

    现在紧要的事情,要么是美美的睡一觉,要么是搂着小美人你侬我侬一番,不过……

    看凌精神奕奕,眉目含情的模样,天闲觉得这两样似乎都做不到。

    打起精神,免得被正热衷于挑逗自己的凌有机可趁,天闲索性发动能量触角,轻轻向绳结探了过来。

    一丝虚白的光从绳结上升起,软软的挡住能量触角,然后轻轻的弹开……

    天闲顿时一愣,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刚才绳结上冒出一股光或者是什么东西,竟然弹开了能量触角。

    凌在一旁轻轻搔着天闲的脸颊,乐此不疲,忽然发现天闲脸色一变,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了,这个绳结有什么问题吗?”

    天闲表情严肃起来,“我再试试看。”

    凌见天闲忽然变了脸色,也收起了玩闹之心,安静的伏下来,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那带了许多年的绳结。

    能量触角再次接近,绳结上顿时又升起一股虚白的光,有意识般的将能量触手推挡开。

    “虚灵!”凌忽然惊叫了一声。

    天闲眼神一凝,凌是天生的食灵者,对虚灵的认识比自己可强上百倍,刚刚那白光竟然是虚灵吗?

    这一次绳结上的白光没有立刻缩回去,而是缓缓扭动过来,天闲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团光,或者说这个虚灵似乎在观察凌。

    凌也是定定的望着绳结上的虚灵,满脸吃惊。

    天闲摸摸鼻子,趁着虚灵和凌对望的时候,能量触角又一次慢慢探了过来。

    猛的,那团白光剧烈的跳动了两下,凌随之面色一变,“等等!先不要碰它!”

    天闲连忙缩回能量触手,但却已经晚了。

    那虚灵剧烈抖动两下,然后猛的凝固般静止下来,天闲和凌正惊异不定,一团白光在绳结上炸开,光芒所到之处,一个巨大虚灵充塞整个房间!

    虚灵圆润光滑,无鼻无眼,猛的张开房间一样宽阔的大口,对着天闲和凌就吞。

    这虚灵几乎充塞整个房间,大嘴张开天闲和凌就已经躺在它嘴巴里,天闲只来得及猛的抱紧凌和雪,将她们护在身下,虚灵的大嘴已经无声合拢!

    一阵虚白的光闪过,巨型虚灵消失无踪,床上干干净净,天闲三人也不见了踪影。

    “啪嗒”一声细微声响,那绳结落到床上,虚白的流光在上面慢慢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