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神门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神源
    “云帝觉得谁最有可能冒充蒙天?”麟雨的目光看了云帝一眼,神情间也收回了对云轻舞的那种恭敬,并没有直接回答云帝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最有可能冒充蒙天的人……难道,魔尊大人说的是方……”

    “不错!”麟雨点了点头,接着,也继续说道:“虽然,从战报上看,在手段上并不是方正直的行径,而且,从实力上而言,方正直也并不具备这种实力,可是,话气与神态的描述上却有些类似,所以,本尊才会有此猜测。”

    “猜测?那和牺牲五名魔族副都统有什么联系吗?”云帝的眉头皱了皱,再次开口询问道。

    “要证明这种猜测,就必须要去一趟北山村,如果由本尊去,方正直自然就讨不到便宜,但如果换成是五名魔族副都统背着少主的命令,私下以报仇的名义去一趟,那么……”麟雨说到最后,便也停了下来。

    “魔尊大人是要让五名副都统去送死?!”云帝听到这里,也终于明白了麟雨话中所说的意思。

    “呵呵……”麟雨并没有再回答下去,只是随意的拿起面前的茶杯,缓缓的放到嘴巴,小小的饮了一口:“按照少主的计划,只要我们能够一直占据着‘神源’,那么,这种凡人境的副都统,要多少就有多少!”

    “可是,仅仅只是为了一个猜测,就要……好吧,本帝明白了,现在就去安排。”云帝本想再说点什么,可是,看到麟雨的表情后,到了嘴边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咬了咬牙道。

    “少主,似乎还并没有表达意见?”麟雨摆了摆手,制止了已经从椅子上站起来的云帝,目光再次看向云轻舞。

    而云轻舞则在这个时候站了起来,目光看着殿外,嘴唇轻轻的咬了咬,神情间露出一种极为少见的犹豫。

    “轻舞,你的意见如何?”云帝看到云轻舞没有开口,又看了看坐着的麟雨,不由得深吸一口气再次问道。

    “这种小事,父亲不必问我的意见,您才是现任的魔帝。”云轻舞的目光缓缓收回,看了一眼麟雨,又看了一眼云帝,淡淡开口道。

    “呵呵……好,那父亲就做主了!”云帝的嘴角一笑,目光也看了一眼下方站立的几名魔族都统:“影刀,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安排吧。”

    “回禀魔帝大人,少主还没有表达意见。”影刀听到云帝的话,也直接往中间踏出一步,恭敬的回道。

    “什么意思?”云帝嘴角的笑容一僵。

    “请魔帝大人先问过少主的意思,再行决断,属下这也是为了魔族的未来着想,不希望再发生类似于上次北山村中那样的损失。”

    “你是说本帝上次擅自出兵了?!”

    “属下不敢,但是,事实就是魔帝大人未等少主回城,便私自下令派魔兵越过苍岭山,最终导致我魔族损失一名副都统,还有几百魔兵。”

    “你……”云帝的拳头一紧,目光下意识的再次看了看麟雨,最后,目光也静静的落在了云轻舞的身上。

    在云轻舞的脸上,云帝看不出太多特别的表情,上面除了平静之外,便是一种对于父辈的尊敬之情。

    当然了,云轻舞也没有开口,事实上,在两月前他在云轻舞未回血影城前便下令发兵越过苍岭山之后,云轻舞便极少说话。

    “唉……”云帝叹出一口气,接着,目光也从云轻舞的身上收回,重新落在了面前站立的影刀身上:“本帝这里有一道退位的诏书,已经拟好多日,如果影都统不介意的话,不妨帮本帝宣布一下。”

    “退位诏书!”站立在魔殿中的另外几名魔族都统们在听到云帝的话后,一个个也都是对视了一眼,脸上都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有的反而是一种欣喜。

    因为,云帝退位,云轻舞继位,早就成了魔族所有魔们心中的期待,而且,在现在这种时候宣布由云轻舞继任帝位,对于魔族也等于是吃下一颗定心凡。

    原因很简单……

    云轻舞妖族少帝的身份,已经在魔族中尽知。

    作为妖族的少帝,云轻舞的身份自然更加尊贵,可是,这种尊贵在某种意义上其实也代表着另外一层意思。

    双重身份!

    那么,在这一场“成果”抢夺战中,云轻舞的立场到底是偏魔族,还是偏妖族,便成为了至关重要的存在。

    而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云轻舞继任帝位,只要云轻舞成为新一任的魔帝,自然就不可能再丢下魔族。

    “我拒绝继承帝位,此事,无须再议!”云轻舞的声音让本已经踏出一步,准备开口接下诏书宣读的影刀直接僵在了原地。

    但很快的,影刀也反应了过来,接着,直接便跪在了地上,双手平伸,额头与地面触碰在一起。

    “属下只是为了魔族的未来考虑,希望少主……”

    “闭嘴!”

    “少主……”

    “谁再敢提继任帝位之事,杀无赦!”云轻舞的话音落下的同时,也转身朝着云帝施了一礼,接着,便缓步朝着殿外走去。

    周围的魔族都统们看着这一幕,一个个也都是沉默不语,没有一个魔敢再开口,只是,看着帝位前站立的云帝,脸露复杂。

    云帝脸上的表情与其它魔族都统有些不同,在看到云轻舞离去的背影时,脸上多少有些微微的惊讶。

    对于魔族的现状,他自然清楚无比。

    现在的魔族,他虽然依旧坐在帝位之上,可是,无论是话语权,还是威信上,都全部在云轻舞之下。

    在这一点上,云帝的心里其实并没有太多的芥蒂。

    因为,魔族的未来已经不可能再交给其它的魔,只有云轻舞,这唯一的一位继任者,才有资格坐上未来的魔帝之位。

    那么,在这种没有第二种选择性的情况下,所谓的威信和话语权,其实,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了。

    毕竟,云轻舞注定会成为魔族帝位的继承者,唯一的问题,也不过就是时间的早与晚而已。

    “轻舞啊,父亲是真心想传位于你啊,一直以来,魔族都只认强者为尊,自小到大,父亲研习的都是修炼,与你的智慧相比,父亲的眼界实在是太短,太短……”在看到云轻舞踏出魔殿大门后,云帝也再次叹出一口气。

    “魔帝大人不必过虑,现在确实不是少主继位的最佳时间,不过,也差不太多了,本尊猜测,不出两年,少主必然会答应魔帝大人的退位请求。”

    “两年?”云帝看向麟雨。

    “是!”麟雨肯定道,接着,目光也看了看下方依旧伏在地上的影刀:“影都统还不照着魔帝大人的吩咐去安排吗?”

    “属下这就去安排!”影刀的身体一动,便从地上翻身站了起来,接着,也很快的退出魔殿。

    云帝的目光看了看退出魔殿的影刀,又看了看身边站立的麟雨,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苦笑:“看来,本帝还得在这个位置上坐两年了。”

    “不到两年,魔帝大人便可以解脱。”麟雨笑了笑。

    “呵呵,还确实是一种解脱,对了,上次魔尊大人提到魔族在冲破圣境时会遭遇到五大问题,本帝有两点不明,可否能向魔尊大人请教?”

    “少主已经回房休息了,我的职责是保护少主的安全,若魔帝大人有事请教,可以到我屋中再谈。”

    “好,没问题!”

    ……

    血影城,魔殿的一处偏殿中。

    一袭雪白长裙的云轻舞缓缓的坐下,看了看面前放着一方古琴,沉默了片刻后,手指也轻轻的按在了琴弦上。

    “叮!”一声轻响,琴弦发出悦耳的声音。

    依旧是那一首《广陵散》,琴声在殿中回荡,传到殿外,云轻舞的神情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眼睛中却似乎一直在看着远方,仿佛在回忆着什么,又仿佛回到了信河河畔的那一艘画舫之上。

    七天之后,清辰。

    近于深秋的从天际阳光洒落,照耀在血影城的上空,在这座古老的城上洒上一抹淡淡的金色。

    一袭黑衣的麟雨站立在云轻舞的身边,静静的等候着云轻舞将面前摆放的早点吃尽,才朝着殿外点了点头。

    很快的,一个带着尘土的魔兵便走了进来,一进入到偏殿内,便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双手平伸。

    “见过少主!”

    “起来吧,信上所言,都是你亲眼所见吗?”云轻舞在看到魔兵跪下后,也伸了伸手,示意魔兵起来说话。

    “是的,一切都是属下亲眼所见,属下找的是北山村外一个隐蔽的位置,正好被一块山石所遮挡,所以,方正直并未发现。”魔兵听到云轻舞的问话后,也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回答道。

    “你确定五名副都统全部都是被方正直一个人所杀?”麟雨听到这里,眉头也微微的皱了皱。

    “确定!”魔兵点了点头。

    “如何确定?”麟雨再次问道。

    “无痕剑,当时他手里拿的就是无痕剑,虽然,属下不敢靠得太近,可是,无痕剑属下还是认得的!”魔兵肯定道。

    “只是一把剑吗?”麟雨似乎依旧有些不相信。

    “还有实力,绝对圣境的实力,五名副都统皆是轮回境的实力,可是,在方正直的剑下,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甚至……”

    “甚至什么?”

    “连逃都逃不了,太强了,五名副都统在看到方正直出现的时候,就有要逃的意思,但是,却没有一个逃出北山村。”

    “知道了,你退下吧。”麟雨点了点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是!”魔兵很快的退出。

    而麟雨在看到魔兵退出去,眉头也再次皱了皱,看了看窗外落下的阳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麟雨的目光才终于缓缓收回。

    “三天的时间,五名副都统赶到北山村,这样的时间下,方正直如果真的在南域的话,绝对不可能回来。”

    “嗯。”云轻舞点了点头。

    “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如果蒙天真的活着,这么多年怎么会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不过……”

    “你想说‘神源’吗?”云轻舞的手缓缓的拿起桌上摆放着的一本古藉,又轻轻的将古藉翻开。

    古朴的气息,从书页上透露出来,从书的材质上看,这显然是一本经历过无数岁的古老书藉,可是,很奇怪的是,这本书的材质明显极为特殊,即使是经历无数岁月的洗礼,上面的字迹也依旧可以隐隐看到。

    “如果‘神源’真的碰巧降临在蒙天的墓中,那么,在神源的引领下,蒙天的尸体重生血肉,最后,死而复生,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一点可能。”麟雨的沉默了片刻后,也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倒希望这个人真的是蒙天。”云轻舞说完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一只手拿着古老书藉,慢慢的走到偏殿门口。

    “少主,也认可这种可能?”麟雨听到云轻舞的话,眼睛也微微的眯了眯,目光再次看向窗外。

    “从时间上来推算,他确实没有可能在短短八天的时间,从南域赶回北山村。”云轻舞并没有直接回答麟雨的话,而是轻声道。

    “要不然,我再亲自去试一试,以防万一?”麟雨想了想后,也再次开口,同时,拳头也微微一紧。

    “不必了。”云轻舞摇了摇头,接着,目光也看向远处:“蔺姬败了,圣域的布局便缺了一处,我们也该离开血影城,去到圣域了。”

    “明白了,那我现在就去准备。”

    “好。”云轻舞点了点头,表情平静如水。

    而麟雨则是很快的退出偏殿,走进了偏殿之外新建的一处全部由黑色石块彻成的新的石屋中。

    云轻舞一直看到麟雨进到石屋中后,才慢慢的收回看向远处的目光,然后,转身走到屋内,看了看摆在书桌上的古琴。

    “蒙天,真的是圣天战神蒙天吗?”云轻舞的嘴唇动了动,接着,手指也下意识的摸向脖子处的吊坠位置,这让她的手指微微一僵,因为,她现在的脖子上已经空无一物,莫名的,云轻舞的嘴角也露出一丝苦笑:“方正直,你真是个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