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能力掠夺者的旅程 > 第四夜(六)恩奇都为什么是枪兵
    “如果贫僧不是以从者之姿被召唤的话,你个小婊砸老子分分钟吊打你!”

    “你这个秃驴分分钟让人出戏啊,看到你这样我就来气,一头原谅色的释迦摩尼看着就吐槽不能啊!搞得我想把你吊打一顿。”

    幼闪闪甩了甩天之锁,神明什么的,最讨厌了。

    对于自己这边两个队友,林修不作任何表示,他现在眼睛在黑贞德身上瞟来瞟去,让黑贞德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砧板上的咸鱼,而林修是拿着刀的厨师,考虑着是把这条咸鱼蒸了还是煮了。

    “FGO中攻击力最高的从者,能跟我解释一下是什么意思嘛?”

    “简单地说,就是烤鸭中的大葱鸭,咸鱼中的铁炮鱼,狗肉火锅中的卡蒂狗。是最贵的狗粮。到我删游戏为止,我也就只有金闪闪,月神和你写三张SSR,简直无情。单抽出奇迹什么的,果然是骗人的。”

    “真是不知所谓的话语,不会是感受到我的强大吓傻了吧?”

    黑贞德这样想着,看向林修的眼神不由变得冰冷起来,这个玩具,连让她玩弄的兴趣都没有了。

    在黑贞德看来,人类的负面情绪是她欢乐的源泉,但是不知道恐惧的傻子是没办法给她带来任何快乐的。

    没用的垃圾还是趁早销毁比较好。

    “对了,我说你们两个现在的感觉怎么样,有了自己全盛时期多少的实力?”

    就在黑贞德想要干掉林修的时候,林修突然对着幼闪闪和觉者说了一句不知所谓的话。

    嗯,等等,那个金闪闪的家伙是谁?原来的那个正太怎么不见了,还有,那个绿毛龟的头怎么秃了?

    “阿弥陀佛,贫僧变秃了,也变强了,现在有信心一拳打爆之前的我。”

    “哼,杂修,王者的深浅,可不是你能测量的。”

    “废话,老子又不是你家恩奇都,才不想知道一个男人的深浅!等等,我特么似乎明白为什么恩奇都是Lancer了!”

    林修不由自主的和金闪闪拉开了距离,不由得觉得fate世界的王者太可怕了。

    伊斯坎达尔是个基佬,金闪闪是个基情四射的弓兵,阿尔托莉雅是个绿帽王,阿蒂拉则是喜欢给别人戴绿帽。

    万佛之祖的觉者,可以说是佛中王者吧,特喵的是个变态。

    “果然不该让这两个笨蛋觉醒的。”林修摇了摇头,逛了一晚上的街,他并不是什么都没做。

    昨天晚上他在冬木市布下了一个超大型的自在法,这个自在法可以将魔力等能量转化为存在之力,转换率极其低下,只有百分之三十多点。

    不过饶是如此,也足以让目前剩下的从者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一遍了。

    以龙娘为例,她目前唱首歌也许不会让人挂掉,但足以让一座城市的所有生物陷入昏迷。

    人形龙系胖丁种神奇宝贝:伊丽莎白.巴托里,职介idol,正式参战。

    龙娘:“巴巴里巴托里,巴托里巴……”

    “就凭这两个渣渣,就像干掉我?哼,不自量力,咆哮吧,吾之愤怒,群龙为吾而战!”

    黑贞德被这三个小瞧自己的家伙彻底惹怒了,她要开大,让群龙轮死这三个渣渣。

    如有实质的漆黑魔力不断汇聚,变成一头头大型有翅蜥蜴的模样,冲着林修三人吼叫着,只要主人一声令下,它们就会冲上去将这三个渣渣咬成碎片。

    “阿弥陀佛,两位同好,这位女施主身上污秽之气太重,就让吾等用带有圣光的白色生命之液,将她净化吧。你们看,我们这里正好三个人,而她也有三个戾气之孔,我们齐心协力,嘿嘿嘿……”

    “我以前以为秋名山才是司机们的圣地,现在我发现我错了,灵山才是最强王者的赛车场啊!西方极乐世界,恐怕和传说中的一样,是个精光四射的地方吧,真可怕。”

    “杂修,你难得提出让本王赞同的意见呐,这等背叛神明带来的美丽,让本王有种一亲芳泽的冲动呐。”

    “卧槽,我就说为什么恩奇都的头发和这个秃驴之前一样,是原谅色,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金闪闪。”

    黑贞德面色冰冷,眼神犹如看残渣一般顶着三人,冷声下令:“进食吧,群龙!”

    “生物型宝具:迦楼罗!”觉者从裤裆中掏出一只金翅鸟,不由得让人觉得他是个有故事的秃驴。

    “对龙宝具,破魔宝具齐射!”金闪闪习惯性的开始装逼,土豪砸钱的时候,只有长江骑士才能在枪林剑雨之中,福泽延绵而不伤,劫富济民以自强。

    “龙吗?嘿嘿,大蜥蜴们,你们吼不吼啊?不吼的话赶紧跑,有多快跑多快吧,因为……真龙天子就要来咯。”

    终究始皇帝陛下是个rulur,他要的不过是终结这场破杯子战争,以及干掉搞出这场破杯子战争的家伙。

    如果可以,他还想把参赛者全部干掉,顺便把破杯子战争彻底终结。

    整顿一个用来盛放两千年前的弱鸡鸡血的杯子,居然让他这个千古一帝做裁判,盖亚和阿赖耶脑子进水了吧!

    他赵政,可是比那个叫玛丽苏生的,叫做耶稣的还要大259岁!

    “我孙子的孙子都比他爷爷年纪大!不对,那货没爷爷,还特么是个野种!”

    赵政之所以一出场就要弄死所有人,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一个破杯子,一个用来盛放比他孙子的孙子年纪还要小的家伙的血的杯子,而且那家伙还是个野种。

    居然有人让他这个始皇帝主持这么一场所谓的破杯子战争,这是何等的侮辱!

    全特么的得死!王者一怒,伏尸百万,然后他的兵马俑全碎了。

    好吧,弱肉强食,他认了,打不过就合作吗,连横合纵这种事不丢人。

    只是,为什么又特么新出来一个小贱人,还带着让他恶心的气味。

    那个小贱人身上有些肮脏的,低贱的伪龙的气息。

    据说有群伪龙开了一家辣条厂,名字叫做卫龙,做出来的辣条的气味,跟那个小贱人身上的气味一模一样!

    “阿弥陀佛,秦皇陛下,那个漂亮小姐姐身上的气味不是辣条,而是一直不洗澡之后,加上浓重的烧烤味糅合而成的味道啊。

    你们以为贫僧刚才说她身上满是污秽之气是开玩笑的吗?那是贞(真)德(的)脏啊!

    等等,秦皇陛下,你什么时候来的?林修那家伙呐?”

    “朕当然是凭依在他身上了。为此朕可是赐下了很多财宝呐啊!真不可思议,这个家伙居然能够让朕以全盛之姿完全显现,甚至更为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