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都市诡谈之无常 > 第89章 对战特种兵
    这当兵的,特别是特种部队的兵,每一个都是性格孤傲,老子天下无敌,没交过手,谁都不服。而且就算是交手输了,也要私底下苦练,找回场子。

    吕青不傻,江风的眼神,明显就是看不起你。

    不过这种情况在部队里很常见,而且双方毕竟是要协同作战的。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如果连队友的能力都不清楚,傻了吧唧往前冲,跟找死没有区别。

    吕青虽然没有练过武,也不懂什么搏击术。但他的力气是普通人的十倍,遇到主动上门挑衅的,自然是不想躲。

    卫国兴在部队里混了几十年,是最老的老兵油子。不用看,也知道江风打的什么算盘。如果是在平时,两个兵要决斗,他乐得看热闹。但是今天,却不行

    “好了,大敌当前,你们几个就消停会儿。吕青是国安的人,只负责找到目标。主要的战斗,还得靠你们连队去完成。丑话我先说在前头,吕青如果出了任何问题,我拿你这个连长是问。”

    “嘿嘿嘿,师长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跟新来的同志开个玩笑嘛。您看他的身板,也不像是个练家子,咱们部队又不是什么流氓组织,怎么可能欺负弱小,大家说对不对啊。”

    “对,咱们连那是整个东海舰队的王牌军,欺负人的话,就太掉价了。”

    “没错,连长就是开个玩笑,嘿嘿嘿……”

    江风在军中的威望似乎很高,他一开口说话,身后的兵立刻就跟着附和,甚至连卫国兴都有些尴尬。吕青倒是知道,这部队里头,士兵最服的就是自己的班长、连长,你当司令员的,反而指挥不动底下的小兵。

    这情况,世界各国的部队都是如此。卫国兴听完话后,也只能无奈的摇头苦笑。正欲带着吕青继续往前走,吕青却摆手给拒绝了。

    “俗话说,见事知长短,人事知高低。江少校说的对,咱们如果互相之间都不了解,是没办法配合默契的。少校想做什么,尽管做,我都接着。”

    “好,这可是你说的。师长,你听到了?”

    江风见吕青居然不走,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便大笑起来。其余几个人,也都面露笑意。看吕青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

    一个学生,居然要接特种兵的战书?

    “吕青,你不是军人,更没有在特种部队服役,没必要争这口气。江风他们,可都是练了十多年军体拳的老兵油子。别说你一个学生,就是武林上的人都不一定是对手。”

    卫国兴显然是害怕吕青受伤,也不顾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当着江风的面就出言提醒。这样一来,自然少不了被眼前的几个兵数落。

    “师长,您太厚此薄彼了。咱们部队,可从来都没有畏战的风气啊。您老人家,不是一直鼓励我们互相竞争吗?”

    “哼,此一时彼一时。你们几个如果再闹事,就去环岛跑五十公里,负重三十公斤!”

    见卫国兴变了脸,江风五人立即站直了身体,是标准的军姿,不敢说话了。这里毕竟是部队,开开玩笑可以,但绝不能发生违抗命令的事情。

    吕青担心和江风等人搞砸关系,连忙道:“这样吧,我身手虽然不好,但力气还是有的。我就接江少校三招,点到为止怎么样?”

    此话一出,江风的眼睛立刻就亮了,只是不敢说话,眼巴巴的看着卫国兴。这位师长不点头,他哪还敢放肆。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江风绝对是一个战斗狂人。

    “三招,你确定?”

    卫国兴依然是眉头紧锁,不过既然吕青开口了,他也不好再阻拦。毕竟万一真把两人的关系闹僵了,对整个作战计划是没有好处的。何况他也非常好奇,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高三毕业生,哪来的自信要和自己的兵交手?

    “好,不打不相识!我希望你们两个能以武会友,互相了解,圆满完成明天的任务。”

    卫国兴说完话后,直接退到了远处。江风见状,顿时长啸一声,兴奋地走到了吕青的面前。见少年面不改色,不禁啧啧称奇。

    “吕青同志,我江风最佩服的就是有种的男人。你敢接战,不管结果怎么样,你这个朋友我都交定了。”

    “好,一言为定!”

    吕青点头讪笑,依然站在原地不动声色。这江风的性格,他其实并不讨厌。如果连军人都没有战斗热情,一旦打起仗来,谁能保护国家?保护人民?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不到五米,基本上走两步就能打到人。江风说了一句“小心”后,率先动手。只见他一个前冲,一个弹腿,立刻就冲到吕青面前,左右出拳,疾如闪电。那拳劲迎着海风,立刻发出爆裂声。

    这是最普通也是最基本的军体拳招式,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在江风看来,对付一个学生足够了。

    可让他震惊的是,当自己的拳头就快击中目标时,少年却突然伸出手,迅速地扣住了自己的手腕。那力量非常大,被抓住后,竟然挣脱不掉。对方,似乎提前就知道自己要攻击的位置。

    江风脸色微变,右脚踢出,直踹吕青的左右小腿。少年连忙后退,同样踢腿来挡。双方一碰撞,江风就发现吕青的腿劲之大,就如同铁块一般,疼得他差点叫出来。

    正欲抽回双手继续进攻,吕青却主动松开,跳出去了。

    “三招到了,我不是少校的对手,甘拜下风。”

    吕青的声音很平静,江风听到后,眉头深锁,虽然还想接着打,但双方有言在先,只好忍住了。而且此时的吕青,已经有点让他看不出深浅了。

    “哈哈哈哈……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江风,原来也有你拿不下来的人啊?我国安部的同志,都不是孬种吧?”

    看到这一幕,始终没有表态的徐冬哈哈大笑,那神情,简直是在扬眉吐气。江风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正要说些什么,海岛的另一头,却突然响起一声爆炸,整个沙滩都震动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