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海皇战纪 > 第三百零四章 在黑暗中相拥
    恍惚之中,花非凡像是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

    在梦里,有一位全身皮覆着黑甲的骑士缓缓走到他面前,身上穿戴的黑色铠甲一件一件如同活物般跌落在地上,当对方走到花非凡面前的时候,对方的手中只剩下了一把大剑。

    咣啷。

    她手中的沉重大剑跌落地上,可这不影响两人四目相对,没有任何言语。

    可花非凡看清楚了对方的面容,那是一张绝代风华完美无瑕的面孔,兴许在梦中的缘故。花非凡记不住她具体的样貌,只是知道她好看的让自己无法挪开目光。

    没有任何征兆,也没有任何动情的言语,只有深情的眼神,下一秒,两人如火山喷发般拥吻在一起。

    黑暗中,沉重的呼息声不时传来,两个灵魂就这样这里交织碰撞。

    花非凡只觉得这是一个幸福甜美的梦,对方柔软冰凉的细唇让自己胸中悸动如雷,他揽住了对方玲珑凹凸的身形,独特的体香在他的鼻尖回荡,他只希望这个美梦可以久一点。

    女人永远都是英雄的温柔乡,花非凡在她这里尝到了甜美和娇柔,他孜孜不倦,时而温柔,时而狂野,她由生涩抗拒,逐渐慢慢变成迎合,两人一次又一次,似乎都没有满足和疲倦。

    然而,时光总是无情的,再漫长的梦,也会把花非凡从温柔缠绵不休的世界里甩出来。

    当他睁开眼的时候,他看见了一双美如莲形白润如玉的细美赤足贴地而立,他顺势抬头,如玉藕透着莹光带纤细小腿被一条白色长裙所笼罩着。

    “仙女?”

    花非凡揉揉眼睛,凉飕飕的?

    低头一看,自己竟然什么都没穿,衣服呢?他准备爬起来,可刚撑起身体,大剑的锋利剑刃嗡的横在自己的脖子处,冰冷的贴着自己的脖子,只要对方稍微用力,它就能轻易的抹断了花非凡的脖子。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冰冷如霜的口气响起。

    花非凡脑袋里闪过无数的狡辩,可他意识到自己梦里做过的事情,显然,再苍白的语言也无力解释。

    “没有。”花非凡缓缓闭上眼睛,男子汉大丈夫,也不打算撒谎或者狡辩,他也不是那种为苟活而躲避责任的人,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错误或责任,他都不打算推卸,哪怕是面对死亡。

    “你不怕死吗?”对方忽然又问。

    “怕。”花非凡如实的回答,“可犯错了,就要承担责任。”

    “很好。”对方冰冷的语气里听不出任何夸奖的意思,依旧冷冰冰的问,“有什么未了的心事你可以说下。”

    花非凡想起了家中并重在床的父亲,还有母亲和弟弟。

    花非凡把两个神庭圣果拿出来,放在地上,“麻烦帮我买一颗金乌圣血丸给一个我家人。”

    说完,花非凡闭上眼睛不再有任何言语。

    黑风中拂过,吹起了飘飘白裙,单手轻巧提着黄昏大剑架在花非凡脖子的女子有着绝美的五官,可脸色如霜,哪怕黑色长发也在黑暗中飘起遮挡住了半张面孔仍旧森然散发着杀气。

    花非凡闭着眼睛许久,他都做好了死亡的觉悟,这辈子多活了几十年也是赚到的了,上辈子在黑暗中与维虫异兽对抗,失去了生命,这辈子虽然有些遗憾,但这世上终归没有那么完美的事,死亡其实也不可怕。

    可他愣是好久都没感觉到对方挥动那把冰冷的刀刃,呼,轻微的风扬过,花非凡睁开了眼睛,横在脖子的大剑不见了,那个穿着好看白色长裙如同仙子的女子也不见了。

    地上还有一个神庭圣果,对方拿走了一个。

    花非凡极力回想起对方的面容,但怎么都记不清楚那张面容了,现在,他都脑海里唯一能记住的是对方那双美如莲形的好看脚丫,精致可爱。

    就这样不辞而别了吗?

    不知为何,花非凡心中涌起无限的失落,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吧,对方能放过自己,兴许就是很大的原谅了,自己还敢奢求些什么。

    叹了口气,花非凡起来穿好衣服,把神庭圣果收好,鲸吞剑再度背负在身后。

    庞大臃肿的地穴领主身体仍在一边,至于那个金黄色的爆炸的圆球是什么,花非凡不用想也知道了,也不知道该恨还是该感谢这头庞然大物。

    花非凡踹了几脚,发现对方的鳞甲坚硬无比,索性又拿出鲸吞剑在它身上切下数片放进纳米戒指里,等做完这些,花非凡这才开始寻找出口。

    恍惚间,有风吹来,花非凡顺着风向前进。

    行进了数百米,花非凡总算抬头发现了一道微光透下来,花非凡手中的鲸吞剑运起脉能,白色能量灌注的剑影飞冲而起,朝着那道微弱的光而去。

    嘭!

    地动山摇般的冲击,轰隆隆的石块崩塌,露出一条被白色剑虹轰出来的缺口,更刺眼的无数光亮自缺口处落下来。

    花非凡御起脉能,在地上砰的一声,朝着缺口飞冲而出。

    白雾笼罩,陡峭的山岗有寒风吹来,无数的植物被吹的呼啸作响。

    嘭。

    一道岩石炸开,花非凡的身影落在野地上,四目看去,到处都是荒野山岭,这是个什么地方花非凡也不知道,不远处有一片高大的树林,参天古树比比皆是。

    她会不会往那边去了呢?

    花非凡闪过这么一个奇怪的想法,因为身后是寒冷的断崖深渊,白雾阻隔了一切,隐隐觉得那边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危险。

    哎。

    花非凡叹息,最后选择往高大的树林方向去吧,就当碰碰运气。

    只是不知道,在断崖深渊隔壁那座山峰一块凸出的岩石上,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刺骨的寒风中随风飞扬着白裙和黑发,她拄着一把大剑,眺望着雾气朦胧的前方,像是看着什么,又像是什么都没看,过了一会,她提起剑调头朝着白色雾海纵身一跃,深渊崖间,那道身影来回弹跳着,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花非凡朝着高大的树林前进,可还没走一段时间,他便听见了枪声,身影如猎豹野兽般隐没在树林里,在林中央,花非凡发现了一座金属高塔,这座塔被无数的藤蔓植物缠绕,与这片树林融为一体。

    若不是被炸开的塔门,还有横在四周的尸体,花非凡也不会发现这座隐藏在树林里的高塔。

    观察了好一会,塔门走出了两个佣兵,花非凡悄然摸过去,两个佣兵似乎是被派出来放哨的。

    “真倒霉,竟然让我们俩在外面把哨。”其中一个抱怨道。

    “得了吧,下面也不知道有什么危险呢。”另外一个试着安慰自己的同僚道。

    花非凡身影鬼魅的挪到两个人身后,两个佣兵都是战场的老手,猛然想抽出配枪,但一把剑同时横抵住了两人。

    “敢动一下立马没命。”花非凡冷冰冰的说道。

    两人感觉到花非凡无声无息的靠近他们,显然不是普通人,定然是个脉能修炼者,哪怕自己两人都接近战将的水平,但对方的武器显然会轻易的要了他们的命。

    “下面有什么?”花非凡问道。

    “不知道。”其中一人回答。

    “是吗?”花非凡自然不会信,手中鲸吞剑稍稍用力推了下。

    “别动手,我们说。”其中一佣兵说。

    “快说。”花非凡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我们也不知道下面有什么,只是跟着老大无意发现在另外一群人发现了这座铁塔,所以我们就打下来了,我们还死了好几个人,具体我们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了。”那人如实交代。

    花非凡听得出对方的口气不像是在撒谎,又问:“你们有多少人?”

    “有十几个。”说完,啪的被花非凡一个手掌打晕。

    另外一个想掏枪,结果花非凡手速更快的劈中了他的脖子,直接晕倒了过去。

    花非凡走到那个铁塔入口,歪曲变形的塔门被拉扯在一边,显然是炸开被人用粗暴的力气打开的,花非凡顺着塔门走进去,发现里面竟然是一个满是灰尘的大厅,只是高塔里除了一些年久失修的机械构造外,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

    “嗯?”花非凡发现了塔中央有一条楼梯延伸下去。

    竟然是通往地下?

    花非凡提着鲸吞剑小心翼翼的从阶梯走下去,来到地下的时候,发现地下空间极其广阔,前面一左一右有两道入口。

    花非凡犹豫了一会,选择了左边入口,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幽深极长的甬道,看来是个复杂如同迷宫的地下建筑群啊。

    也在花非凡如泥牛入海进入迷宫后。

    在地面,也有三个人来到了铁塔的入口。

    “这两个人好像被人打晕了。”特雷泽收回按在脖子脉搏的手指直起腰来说道。

    “看来这里面应该有什么宝物啊。”可爱的萝莉瑟贝拉手指按在嘴唇上推测道。

    “我们进去看看。”罗德率先跨进去,瑟贝拉跟上,殿后的特雷泽在后面警惕的看看四周,没发现什么情况后这才谨慎的转身跟进塔内。

    只是,这座神秘金属高塔下的迷宫,到底隐藏着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