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都市之国术无双 > 1533 苦恨年年压金线(下)感谢luosanyangro万赏
    青螺山脚,观音庙前。

    优昙神尼木然看向远处那直冲九天的元气光柱,一时悲从中来,两眼落泪,俯首合十念了一声佛号,转首离开。

    山峰巍峨,一个身形矮胖、圆面阔嘴、黄牙参差的凶恶汉子大马金刀的坐在魔宫宝座之上,旁边还坐着一个妖娆妇人,一个光头绿眼小和尚。

    矮胖汉子一拍几案,面上笑意狰狞:“那江少游竟然如此手辣,敢杀我徒弟!正好问一问许飞娘到底怎么说法。枫娘妹子,你多派一些人手去黄山脚下三府八县,大开杀戒……我要他五云步就此分崩离析,不但收不到一个徒弟,还会名声大坏。

    “不好吧,那江少游十分凶恶,莽头陀昨晚传来的剑书不是说了,那小子竟然与绿袍打得难分难解,当着所有人的面杀了俞德,显然不怕你啊。若是现在动了黄山,日后他打上门来,到时怎生是好?”

    魏枫娘有些气苦,干这些脏事的时候就想到自己了。

    青螺魔宫手下数百魔徒,高手甚众,何必还打自己麾下八魔的主意呢?不对,现在只剩下四魔了,另外四个已经在上次被斩杀。

    想起上一回那个霸道的年轻人元灵御剑杀到青螺峪的威势,魏枫娘就感觉心悸,双腿微抖,有些尿急。

    这是慌张和兴奋揉结在一起的复杂情绪。

    “哈哈,你这骚婆娘怎么如此胆小,我还能害了你不成?江少游不打上门来,我还愁没有办法报得杀徒之仇,他若是敢上青螺山,定叫他好好尝尝这百丈软红砂和七煞魔阵的厉害。”

    毒龙尊者狂笑说道,笑了几声他又安静下来,突然道:“这样不好,保不齐那小子很能隐忍,若他胆子太小不敢上得山来,还真没办法对付。尚道友,正好你在此处坐镇,本座先去一趟五云步,先把万妙仙姑掳回青螺,不愁那家伙不上门。”

    他一边说,一边口水就流了下来,显然对许飞娘垂涎之心已不止一日。

    坐在一旁的五鬼天王尚和阳,对此视而不见,只是阴森说道:“先对付峨眉派还是对付五台派,其实全都一样。毒龙,我帮你办了此事之后,可别忘了帮我对付玄真子和妙一真人,如今峨眉势力大增,动不动就上来一大群,弄得我府第不太安宁,徒弟都收不到,还谈什么大兴东方魔教……”

    尚和阳说话声音嘶哑尖厉,雌雄难辩,听在耳中就如有着十几条爬虫扭来扭去一般……

    魏枫娘不动声色的就悄悄挪开一些。

    这一刻,她宁愿靠近毒龙尊者一些,都不愿意靠这位绿眼睛死小孩。

    对,尚和阳就是一个八九岁小孩模样的绿眸光头,气息死寂森森,身上更有着一些说不出的腐臭味。

    他的脖颈处挂着五颗串起来的白骨头颅,头颅眼眶深处红光点点,隐隐传来无数哭喊声。

    魏枫娘知道,这是尚和阳用生死仇人头颅炼制出来的白骨锁心锤,每一个头颅都炼就四十九个道门根基修士的元神入内,专能放出九幽魔火、焚烧元神和金身法体,端的厉害无比。

    他看起来八九岁,实际年龄也有三百余岁,是名副其实的老妖怪了。

    面对这种货色,魏枫娘就算是胃口再好,也是忍受不了的。

    毒龙尊者见到这一幕,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摆了摆手道:“尚道友尽管放心,我毒龙应下的事情,绝无食言的道理。还请稍安勿躁,静待来敌,本座先去黄山走上一趟。”

    说完就定定看着魏枫娘,眼中闪着寒芒,看样子一言不合,就很可能动手。

    魏枫娘一阵屈辱,无奈道:“那好,小妹就派出门下弟子,前往各府县行事,破其根基。”

    “这就对了,此次事成,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毒龙尊者眼眸凶光一敛,笑呵呵道。

    “咦……”

    刚刚出得宫殿,毒龙尊者就是一愣。

    遥远天际有着一道雪白光柱正在渐渐消隐,他感觉到自己灵台变得十分清明,许久未曾动弹的修为瓶颈也微微松动。

    “好,这是好事儿,不知哪个老不死的咯屁着凉了,真是天大喜事,老天爷也在帮我毒龙啊,合该魔教大兴。”

    “优昙老尼离开了,此事蹊跷……”

    五鬼天王尚和阳面上也是泛起喜色,一掠就出了宫殿。

    他眼中绿光闪动,四处望了一眼,就见到一道灰衣身影远远离去,心上就如搬下一块大石头,失声叫道。

    “有什么蹊跷的,峨眉派这帮老鬼最是精明,应该算得出来本座是想去对付五台,他们乐得如此,所以暂且搁置攻打青螺山,打得倒是如意算盘。”

    “却不知如此作为,正合我意。等收拢五台残余势力,我青螺势力大增,到时再想要攻山,怕他们没有这么多人命来填。”

    当下,毒龙尊者和魏枫娘各自派出人手,分头行动。

    而五鬼天王尚和阳,却是坐镇青螺山,隐伏一旁布下杀阵,张网待雀。

    ……

    “大师兄,我们就此回山吗?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是不是太赶了?”廉红药在一旁小声说道。

    “不赶,极乐真人身殒,峨眉同盟星散离开,慈云寺如今就坐稳了这片地域……以后招收弟子,传扬名声,这些杂事就交给法元处理,我们也可以放手离开。”

    苏辰笑眯眯的说道。

    他知道廉红药是什么意思。

    好不容易来到天府之国的繁华所在,小姑娘年纪毕竟不大,玩心未退,如今又是身具仙家本领,还不差钱,想要逛一逛玩耍的心思立刻发作。

    不但是她,身旁秦紫铃秦寒萼两人也是两眼冒出星光,面色娇艳无比,显然是心中有着渴望,又不好说出口。

    说起来,极乐真人名为两姐妹的师祖,除了功法一脉相承之外,要论感情基本没有,反倒是怨恨还有一些。

    此时眼见着这位前辈仙真被当场斩杀,元气返归天地,两姐妹心里就如搬开了一座大山一般,轻松快意得很。

    一时之间,只感觉这种生活能持续下去就好了,没有那么多烦心事,安安稳稳一直修练着,度过无数春秋。

    见苏辰不为所动,一门心思想要回山,廉红药小嘴嘟了起来,偷偷的使了个眼神给秦寒萼,侧头怯生生的问道:“大师兄,你是不是想要去九华山?怕去迟了来不及?”

    “啥……”

    “我看那齐家大小姐临别之时,还与你依依惜别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执手相看泪眼’对吧?你一定是怕她离得远了,从此见不着,所以想要早点赶回……”

    “崩!”廉红药小姑娘还没说完,额头上面就被敲了一爆栗。

    “就你话多!”

    廉红药哎哟一声缩着脖子躲闪,委屈的看了一眼秦家姐妹,却见两只狐狸已是捂着嘴笑得花枝招展,也不来救自己。

    “笑笑笑,到时有你们哭的。”廉红药暗暗气馁,心知这两人已经死心塌地,无论大师兄做什么事情都是好的,一句违逆的话也不会说。

    苏辰叹息道:“其实,如果不是处在敌对立场,我倒也不是很想与峨眉为敌。无论是极乐真人,还是三仙二老,平生都少做恶事,斩妖除魔功德不小,可惜,造化弄人!”

    这话一说,三女就安静下来,一时也有些唏嘘。

    远处正在告辞的知非禅师、石玉珠等人,也是微微怔了怔。

    的确,在天下修士心中,那些剑仙前辈,无疑是大德高士。可话又说回来,站在自己的立场,有些事情不得不为。

    就说极乐真人吧,你若说他是个坏人还真说不上,只不过是一个终年苦修,时不时出来斩妖除魔心性淡漠的修者。

    但此时此地,如果没有杀得了他,就凭江大师兄掳掠了对方的名义上徒孙,又与峨眉作对抢夺气数,这就是誓不两立的敌人了。

    无论是从脸面上,还是从前程上,极乐真人都必须除掉苏辰这个绊脚石。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所以,剑修的世界里往往并没有太多善恶之分,只有生死之争。

    反而是等到极乐真人身殒之后,苏辰才可摆出胜利者的姿态,放了峨眉众修一马。

    当然,明面上的台阶,是齐灵云出来小心恳说和,两人击掌分别,不问恩怨。

    然后,峨眉势力退出西南之地,任由五台发展壮大,两派份属同道。

    并没有如同廉红药古灵精怪的说什么依依惜别,只是从大局考虑而已。

    苏辰看着廉红药在一旁搞怪,心知这姑娘其实是看见秦家姐妹心情郁郁,故意耍宝逗她们开心。

    也不知从何时起,她们三个的关系变得十分融洽,互相姐姐妹妹的叫得很是亲热了。

    “不对,咱们收拾行装,这次是真的要回去了,极乐真人都已经折戟沉沙,没想到还有人胆敢打我黄山主意,真是可笑至极。”

    正笑闹间,苏辰面色一沉,陡然抬头望向远处。

    他感觉心血如沸,灵台闪过许飞娘的影子,这代表着什么不问可知。

    …………………………………………

    感谢luosanyangro(10000)逸玉(1000)爱你们一(1000)南华886(1000)了类、闲云卜等打赏,谢谢支持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