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一品道门 > 第五十九章 一剑破封
    淮水水神亲自迎接,惹得无数水神麾下修士侧目,多少年了,值得淮水水神亲自迎接之人,屈指可数,但无一不是活了几十年的老怪物,名震一方的主。

    此时淮水水神身后有宫娥排开队伍,翩翩起舞,虾兵蟹将在一边弹唱。

    张百仁笑着行了一礼:“好些日子不见,大哥风采依旧。”

    看着船上的两道人影,水神一愣,自己不是只请了一人吗?怎么如今多了一个人?

    待看清那女子容貌之后,淮水水神瞳孔一缩,不动声色的上前将张百仁扶住,二人走入了水晶宫大殿。

    不错,确实是水晶宫,神话非是空穴来风。

    双方上座,张丽华坐在张百仁身边,看着那无数的虾兵蟹将,再看看眼前器宇轩昂的男子,居然是淮水水神,顿时心惊不已,不晓得自家公子究竟有何等身份,居然叫淮水水神都奉为座上宾。

    酒过三巡,淮水水神对着一边的宫娥道:“带这位姑娘去休息,本尊与贤弟有私密事情商议。”

    有宫娥闻言来到张丽华身前,张百仁点点头,示意张丽华离去,淮水水神摆摆手,所有的侍卫宫娥都退下后,手中一抛水晶网,将二人罩住。

    张百仁一愣,没想到淮水水神做的居然这般严密。

    “不瞒贤弟,今日请贤弟不远千里来此,是有事相求”淮水水神道。

    “有什么事情大哥尽管开口,咱们兄弟有什么客套的”张百仁道。

    淮水水神苦笑,自袖子里掏出了一个盒子,盒子看起来颇为眼熟,岂不是那日淮水水神在覆海大阵中得来的盒子。

    “也不怕贤弟笑话,这上古水神的封印,为兄回来尝试了无数种办法,都无法打开,于是忽然想到贤弟剑道锋锐无匹,欲要借助贤弟之手,破开封印。”

    “此事好说,小弟有若是能力,绝不推辞”张百仁接过匣子,仔细的打量了一阵之后,剑意缭绕,诛仙剑意酝酿,伴随着一丝丝诛仙剑气,张百仁腰间长剑出鞘,化作了一道匹练,划过了匣子。

    一阵电光闪烁,张百仁收了长剑,此时盒子宝光冲天而却,却被那水晶网挡住。

    淮水水神大喜,拿过盒子后轻轻一用力,啪嗒一声打开,值见一道蓝色符诏在其中悬浮,散着水蓝色波光。

    “贤弟剑气果真厉害,一剑破万法,便是上古水神的封印,在贤弟的剑气下也要被斩断”淮水水神收了匣子,一双眼睛中满是狂喜之色:“有了这符诏,为兄日后大道可期,就算是再大的劫数,我也能度过。日后为兄若有所成,全赖贤弟所赐。”

    说着话,淮水水神收了水晶网,脸上满是真诚:“如今大隋又要乱了,按照为兄的测算,大隋帝国还有几十年的国运,贤弟可曾想好何去何从?”

    张百仁闻言笑了:“大哥说大隋国运还有几十年,我却是不信,我说大隋国运千秋万代。”

    “这世上哪里有千秋万代的朝廷”水神轻轻一叹:“天下大乱啊。”

    “本来是没有的,但我来了就有了”张百仁缓缓站起身,端着酒杯在大殿中行走:“小弟见这关内百姓凄苦,比之塞外还有之不如,倒要改一改这命数。”

    “你要逆改天数?”淮水水神一愣。

    张百仁默然不语。

    淮水水神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贤弟还是莫要有如此念头的好,任何违逆天数之人,都要被天数化为齑粉。”

    看着淮水水神,张百仁道:“不谈这个,咱们兄弟好不容易相见,还是多喝一点的好,稍后那金银财宝,小弟要取回去一些,来到中原后才知日子艰难,没钱寸步难行。”

    “好,一醉方休”

    张百仁在水神宫游玩了一日,然后随着水神来到宝库,看着那堆积如山的宝物,张百仁终于明白为什么淮水水神对于金钱看不上眼了。

    铺开包裹,张百仁二话不说,真金白银大肆搜刮,淮水水神只是笑吟吟的看着。

    “真想把这些金银财宝都搬走”张百仁道。

    “贤弟若是想要,尽数搬走也无妨,这等凡俗之物,为兄要之又有何用?”淮水水神毫不在乎。

    张百仁摇摇头,背上黄金:“出来也有些两日了,不敢继续耽搁,小弟思家心切,还请兄长莫要笑话。”

    “我倒是羡慕你有个家,而我孤身孜然一人”淮水水神苦笑。

    张百仁嘿嘿一笑,扛着宝物往外走,张丽华自水晶宫中走出来,跟在张百仁身后。

    看着张丽华,淮水水神喊了一声:“贤弟。”

    “怎么了?”张百仁道。

    淮水水神欲言又止,最终化为了叹息:“没事,快走吧,人世百年,要孝敬父母,莫留遗憾。”

    “小弟醒得”张百仁笑着道。

    来是何时来,去时何时去!

    看着卷起的波浪,张百仁牵着张丽华自水中走出,白云道士阴沉着脸:“我说小先生,你可太不仗义了。”

    张百仁瞥了白云一眼:“你若是去了水神宫,只怕没你好果子吃。”

    说完后牵着张丽华往家中走去,白云凑了过来,瞬间多云转晴:“不知道小先生在水神宫中可获得什么好处?”

    “除了黄白俗物之外,还能有什么好处”张百仁翻了个白眼。

    “小先生,我现菖蒲草了”白云道士看着张百仁。

    张百仁脚步一顿:“哪里?”

    “就在这附近”白云嘿嘿一笑,他之所以找菖蒲草,纯粹是对菖蒲灵丹的炼制感兴趣,或者说非常感兴趣。

    张百仁脚步一顿:“走,咱们去看菖蒲草。”

    张百仁与张丽华跟着白云道士,一路上走走停停,遥遥的看着远处一个水池子,里面长满了菖蒲草,顿时讶然:“这么多?”

    那白云道:“小先生,这回炼制菖蒲灵药可是有了,就要看小先生大展手段。”

    看着成片的菖蒲草,张百仁脑海中回忆起前世关于菖蒲草的概述:采摘菖蒲草,需以三月三日,四月四日,五月五日,六月六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十月十日,采之时,须是清静石上水中生者,仍须南流水者,北流水者不堪。

    “今日正合良辰吉日,恰好采摘菖蒲草”张百仁看着张丽华与白云:“你们在岸上看着包裹,我去采菖蒲草。”

    说着话,张百仁将细软白银扔在岸边,也不换鞋子,直接迈步走入了水池之中,水池里漩泥游动,但张百仁却毫不受力,行走自如。

    采摘菖蒲草,需当日除去根上的毛,然后将其理顺,清洗干净,把坚硬的头部薄薄切开,挑选好的日子暴晒,晒干。

    说的太远,张百仁抽出长剑,不断收割着菖蒲草,一边的白云脱了鞋袜,就要下水,却被张百仁止住:“菖蒲草生长之处,有漩泥流转,我有辟水之术,入水无碍,你若是下来,不精通遁术,只怕是死路一条,唯有被漩泥吞噬的下场。”

    白云闻言果真不敢下水,只是在一边看着,张百仁将菖蒲草收割之后抱到岸边:“你替我除去根须,好生的理顺便可。”

    白云闻言连连点头,开始动手。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眼见着天色不早了,张百仁走上岸边,瞧得白云眼睛都直了,张百仁居然身上滴点水渍不沾。

    “小先生好厉害的神通造诣,道士佩服!佩服!真不知道令师何人,居然能叫小先生幼稚之年,便开始踏上修行之路”白云脸上没有丝毫作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