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言情小说 > 医等狂兵 > 第四十二章 复活了
    说话间,刘风左手一甩,一包针囊在病床边平铺开来。

    刚才被刘风甩开的两个医生,此时把脸上的口罩已经摘了下来,二人脸色铁青,气得呼呼直喘粗气。

    “胡闹,年轻人,你这是胡闹。”

    “我告诉你,病人已经不行了,不知名的毒素已经侵入他的五脏,现在病人五脏都开始严重衰竭,你乱下针会提前要了病人的命的。”

    刘风动作不停,连续抽出六根针,在杨鼎身上不同的穴位施针,并且手法极为熟练的开始捻针,“他的病情我看得很明白,不用你们俩介绍,现在你们俩要做的就是,安静!”

    嘘!

    杨诗雯还朝着两个医生,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两个医生感觉无比憋屈,在他们眼里,刘风实在是太野蛮了,他们也不敢去惹刘风,只能盯着旁边的心律监测仪。

    刘风却是盯着杨鼎的面色,此时杨鼎面色腊黄,嘴唇呈黑紫色,眼圈都像画了黑眼线一样。

    不过在刘风不断捻针之下,杨鼎的嘴唇开始慢慢恢复正常血色,黑眼线也在渐渐消退中。

    杨诗雯也在注视着她爸爸的状态,她的目光中闪烁着希望,甚至紧张的表情也越放松了。

    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杨鼎脚心处那两个针孔处,依然在向外排着黑血,甚至排血的势头也越来越猛。

    叮!

    三分钟后,刘风突然起身,以最快的手将杨鼎身上的六枚银针拔了下来。

    与此同时,心律监测仪出叮的一声脆响,屏幕上突然划起三道横线。

    “心跳停止了!”

    “麻痹的,你这小子到底是哪来的?我就说不能随便下针,怎么样,把人治死了吧?”

    那两个医生,此时彻底爆,完全压制不住胸中的火气了,居然朝着刘风扑了上来。

    砰砰!

    刘风同样没时间跟这两个医生纠缠,所以简单粗暴的两脚,把这两个医生踢飞出六七米远。二人的后背重重撞在了墙上,如同挂在墙上的人形画一样,足足滞空o.5秒才划落到地上。

    如果此时有武学高手在场,一定会为刘风叫好的,这是标准的打人如挂画,是内家拳法修练到了暗劲层次才能达到效果。

    “刘风,我爸他,还能活过来吗?”

    杨诗雯看向刘风,原本放松的表情再次紧张了起来,甚至眼泪都在眼圈里打着转。

    刘风此时脸色也显得极为轻松,笑呵呵的说道:“我说过,风哥我最擅长两件事,一是杀人、二是救人。我要救的人,鬼差都带不走,我要杀的人,上天都救不活。放心,让老杨心跳停止,只是暂时的。”

    哦!

    杨诗雯哦了一声,虽然杨大小姐的心中,刘风的形像还是无赖,还很讨人厌,但是她对刘风的信任和依靠感却越来越深了。

    只要刘风说杨鼎一会就没死,杨诗雯便会毫不犹豫的选择相信。

    说话间,刘风抬手在杨鼎胸前膻中穴猛的一戳!这是上苍指法上乘的运用方法,也是他给杨鼎治毒的最后一步。

    叮!

    随着刘风落指之后,心律监控仪再度响了一声,屏幕上的三道直线,再次呈现出正常的波动。

    这个时候,被刘风踢飞的两个医生,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是的,刘风虽然踢飞了他们,甚至用了内家拳内劲打出打人如挂画的效果,但刘风出脚还是很有分寸的,并没有真正伤到这两个人。

    “跳了,心脏又恢复跳动了?”

    “神奇,这是医学界的奇迹,病人的脸色也恢复了,呼吸居然也变得有力了。”

    这两个医生,没有想着去报复刘风,可能他们也不敢。但从他们立刻去关注病人的情况来看,这两个医生还是很负责的。

    “爸,爸爸……”杨诗雯呼唤了两声,而后双手捂着嘴,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杨鼎的呼吸越来越有力,脸色的恢复也越来越快。

    刘风瞄了两个医生一眼,平淡的说道:“你们医院收治了老杨,除了部分知情人知道今天我出手了,医院里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所以,今天我救人的事不希望被你们俩传出去,懂吗?”

    “你……”

    “这位先生,您的医术堪称神技,我们自愧不如,可是如果你不承认医治过病人,这……”

    两位医生都有点尴尬,不过还多少有些窃喜,如果刘风不承认治疗过病人,那么把杨鼎从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名誉,就是他们俩的了啊!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病人是你们治好的,就这么定了。”

    这也叫打一巴掌给个甜枣,把医好病危患者的荣誉给出去,这两个医生自然不会追究刘风打他们的事实了。

    两个医生表面很纠结,可实际上心里已经笑开花了。

    呼!

    就在这时,杨鼎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竟然睁开了眼睛。

    “爸!”

    嘘!

    杨诗雯兴奋的刚叫了一声,便被刘风用禁声的动作给制止了。

    “老杨,你现在的毒解了,身体会有点虚,但也没什么大事,我就给你放了点血,回家多吃点鸡蛋就补上了,但是,有一件事需要你配合一下。记住,现在你是死人。”刘风一边扣住杨鼎的脉门检查他的身体情况,一边说道。

    杨鼎微微一笑,“可以,小风啊,你想干什么就去做吧。”

    说完这句话,刘风起身朝房门处走去,不过走到一半时,他又回过头来朝着两个医生扬了下下巴,“给老扬的脚底消下毒,再贴个创可贴。”

    啊!

    此时两个医生才现,在杨鼎脚下,已经淌下了一滩的黑血,似乎这血水中还散着一丝丝的腥味。

    交代完这些后,刘风已经换上了一脸沉重的表情,走到门前,他抬手推开了病房房门。

    阿东叔、阿柄叔、还有马小云同时扭头看向刘风。

    “刘风先生,怎么样?”

    “刘风,老板被你治好了是吗?”

    阿东叔和阿柄叔抢着问道,只是看到刘风一脸沉重的样子,二人的心也跟着沉重了许多。

    唉!

    刘风叹息了一声,摇着头说道:“我来晚了,毒素攻心,五脏俱衰……”

    在说出这番话时,刘风的双眼似乎还有些红了,不过没人注意到,刘风此时却是在观察着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变化。

    阿东叔和阿柄叔,同时倒退了两步,二人的眼睛是真的红了,悲痛之情完全不是装出来的。

    现场的高管们,也有一半人数脸色都垮了下来。

    不过马小云,此时却笑了,站在她这一边的高管们,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喜色。

    “刘风,我早说过不让你进去,哼!”

    马小云盯着刘风,冷笑着说道:“你不是说你要救的人,鬼差都带不走吗?年轻人,以后吹牛不要吹得那么大,懂吗?”

    “马总,不用跟这小子一般见识了,我们回公司吧,好多事需要您主持呢!”

    “对呀,杨董事长去世了,那么大的鼎盛集团,可不能没人主持工作啊!”

    “马总,这边有大小姐,还有这位未来女婿在,后事一定可以处理好的,您就不用守在这里了。”

    几个高管立刻摆出了对马小云马是瞻的姿态,显然是早就准备好了。

    “哎呀!老杨啊,你就这么走了,真是伤心死我了,可是你在天有灵也该看得到,你一手创立的鼎盛集团,可不能一日无为主持啊!”

    马小云此时嘴脸彻底暴露了,他的目光在刘风的脸上扫过,随后又扫视着其他人,很是得意的说道:“大家也看到了,这么多高管都要求我来主持公司,老杨啊,你安心的走吧,我会替你把公司打理好的。”

    说完这番话,马小云扭着腰枝,转身朝着走廊另一端走去。

    五六个高管,立刻跟在了马小云的身后,连半分犹豫都没有。

    “马小云,你的两个保镖还在这当雕像呢,难道你不管他们了吗?”

    这时刘风开口了,并且抬起拍了两个被他以刺穴定住的两个保镖的肩膀。

    马小云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又不敢杀了他们,随便你吧,而且这两个保镖,都是老杨花钱给我雇的,呵呵!就当还他了。”

    听到马小云的话后,留下的所有人脸上都呈现出怒不可遏的表情。

    “贱人!”

    “马小云,老板对你那么好,自从认识你之后,从生活到工作,对你百般照顾,你竟然这么对他,你还是人吗?”

    阿东叔和阿杯叔彻底忍不住了,他们俩大声的咒骂了起来。

    呵呵!

    马小云依然没有回头,只是抱以一声冷笑。

    当她走到走廊中间的电梯口时,才微微侧脸回看了一眼,她的眼中透着胜利者的高高在上。只是……这一眼看过之后,让马小云得意的脸蛋上瞬间变了颜色。

    因为,此时抢救室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正目光冰冷的看着她。

    “马总,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跟着马小云走的高管们,根本没看到生了什么变故,一个胖子高管见马小云脸色大变,还献媚式的问她是不是不舒服。

    其他高管们,也开始争着拍马屁。

    “马总,如果身体不好,就找医生检查一下吧,正好这里是医院。”

    “马总,要不您先回家休息,您需要的文件,我们准备好,送到您的家里去。”

    咳咳!

    就在这时,病房门口处的中年男人重重的咳嗽了两声,随后他迈着沉重的脚步,从病房内走了出来。

    “董事长!”

    “老板,原来你你,哈哈!我就说嘛,刘风来了,一定可以治好您的。”

    “董事长,天哪!董事长活了。”

    留下来的高管们,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好似经历了一次蹦极一样。

    没错,出来的正是杨鼎。

    “老杨,你怎么……”

    马云此时要抓狂了,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又看向了刘风,“你这个骗子,无赖,你不是说你来晚了,老杨已经五脏俱衰吗?”

    “对呀!”

    刘风笑呵呵的说道:“我来晚了,老杨几乎已经是个死人了。不过我的医术太厉害了,连我自己都特么佩服我,居然把他又给复活了!”

    “复活了!”马小云此刻目光都涣散了一下,而后脸上划过了一抹恶毒之色,“即便你让他复活了,我还会第二次要他死,死到连你也治不好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