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职业超级英雄 > 第十六章 我们(We)
    邓特:“啊,不好意思,我忘记「赤鼠」(未来的超级计算机)现在还没有研制出来,本宇宙终极问题的答案还没有得出...”

    邓特(腹诽):“(不听解释)...”——掏出手机,联络工作组的同事

    邓特:“(看到输入的文字内容)...我劝你不要这么做,如果你不想葬送掉‘我们’的政治生命的话。”——丢掉手机,打断求援

    邓特(腹诽):“听你鬼扯。”——弯腰捡手机

    邓特:“我可不是在危言耸听!你要是找同事求助,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向组织报告、送你去做检查,最后只会得出你患有精神分裂症或多重人格障碍的结论。”

    邓特(腹诽):“精神分裂症或多重人格障碍?”——愣住

    邓特:“是呀,你要是被诊断出患有重度精神疾病,你的政治抱负(理想)也就彻底破灭了,再无翻身的可能。”

    邓特(腹诽):“还想吓唬我...”——嘴硬

    邓特:“小拗种,动动‘我们’那颗聪明绝顶的脑袋好好想想,我这话是不是在吓唬你。虽然我是从未来回来、「魂穿」到你身上,但我就是你,咱们俩的「灵魂波长」是完全一致的,世上顶级的巫师或心灵感应能力者都无法区分开来,你猜组织的专家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

    邓特(腹诽):“(冷静下来,思考)...我的政治抱负。”

    邓特:“啊?”

    邓特(腹诽):“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是未来的我吗?那就说说我的政治抱负是什么。”

    邓特:“你想用这个方法确认我的身份?”

    邓特(腹诽):“对。”

    邓特:“你这个方法有两个漏洞。”

    邓特(腹诽):“哪两个漏洞?”

    邓特:“漏洞一:如果我有心灵感应、知晓你的想法呢?”

    邓特(腹诽):“你没有。”——坚决

    邓特:“何以得知?”

    邓特(腹诽):“从你附身于我后的一系列行为得知:我关电视、砸电视、联络同事你都未提前知晓,全是在我做出行动之后才有所反应,所以我敢你肯定没有心灵感应一类的能力。”

    邓特:“很好,你终于冷静下来开始动脑子了。那么,漏洞二:假如我是「未来人」,在未来,你的政治抱负已经是公开的信息、不再属于个人隐私呢?”

    邓特(腹诽):“不可能。”——果断

    邓特:“为什么?”

    邓特(腹诽):“不为什么。”

    邓特:“呵呵,这算什么回答,害怕我从你的回复中察觉到你的政治抱负是不能见光的吗?”

    邓特(腹诽):“无可奉告。”——不再做回应

    邓特:“哼,你还是图样了,「无可奉告」这个词需要相当的知识水平才可以使用,现在的你还驾驭不了。你应该什么话也不说,这才是坠吼的!”

    邓特(腹诽):“闷声发大财。”

    邓特:“不错。”

    邓特(腹诽):“受教了,现在请把话题转回到正题上来吧。”

    邓特:“嗯,‘我们’的政治抱负...(深吸一口气)把当今这个‘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的社会改造成为一个全民遵法守法、高度法制化的社会。在那个太平之世,每个人都能遵守法律和秩序,再也不用为某些东西(精神层面或物质层面)害怕和烦恼,甚至连悲伤和喜悦都可以舍弃!高度的守法精神、高度的生产率!所有人都舍弃私欲服务于公共事业!”

    邓特(腹诽):“人民要有这品性,司法系统全下岗了。”

    邓特:“所以现在大家都有工作啊。”

    邓特(腹诽):“哈哈...”

    邓特:“哈哈...”

    邓特(小/大):“哈哈哈哈哈~~”——同步大笑

    邓特(小):“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邓特(大):“请问。”

    邓特(小):“未来的我,最终变成了自己所厌恶的人(贪官污吏、民贼独夫)?”

    邓特(大):“何出此问?”

    邓特(小):“不久前我做了个「怪梦」,梦里我成了「神盾」的总书记,马上要被反叛军推翻了...”——讲述

    邓特(大):“抱歉,让你做了奇怪的梦。”

    邓特(小):“果然是你搞的鬼。”

    邓特(大):“让你做「怪梦」是我的锅,但若因此说是我‘搞的鬼’就真冤枉我了。「梦境共有」是「魂穿」引发的副作用,不是我能控制的。”

    邓特(小):“这个「怪梦」在未来真实发生了?”

    邓特(大):“是的。”

    邓特(小):“我未来腐败蜕变了?”

    邓特(大):“没有。”

    邓特(小):“我未来专制独裁了?”

    邓特(大):“也没有。”

    邓特(小):“我未来摒弃初衷、走上了改旗易帜的邪路?”

    邓特(大):“更是没有。”

    邓特(小):“那为什么我会被推翻?那群反叛军是什么来头?”

    邓特(大):“反叛军名为【眼镜蛇】,是一群社会底层【鲁蛇】建立的国际恐怖组织。”

    邓特(小):“【鲁蛇】?我被一群社会底层的【鲁蛇】推翻了?”——难以接受

    邓特(大):“建立【眼镜蛇】的是的一群【鲁蛇】,带领【眼镜蛇】从绝境中一步步走向胜利的是一群真正的精英。”

    邓特(小):“真正的精英?”

    邓特(大):“不错,他们各个都是英雄人物。”——高度评价

    邓特(小):“...你好像挺钦佩他们。”

    邓特(大):“当然了,他们带领一群【鲁蛇】就把我逼到这般田地,我怎能不佩服他们。”

    邓特(小):“你不恨他们?”

    邓特(大):“负面情绪会阻碍你从失败中学习、进步。”

    邓特(小):“想不到未来我会变得这么阔达。”

    邓特(大):“但还是变得太迟了,如果我能早点醒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说不定...唉。”——叹气

    邓特(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认为我的政治抱负是错误的吗?”

    邓特(大):“不!‘我们’的政治抱负绝对是正确的,错的是手段和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