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邓骁?!我的脑海里瞬间便冒出那个身材黑瘦,作风强悍的侦察兵,原来是他,刚才在“渔歌晚村”里那个人也是他,我说那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呢!烧光了棚户区之后我就没见到他。看来我和肖琳在外面逛荡的这些天,他被抓到这里当成劳工使用,已经吃了不少亏,被逼急了,最终铤而走险。

    虽然大客车将围墙缺口堵死,但两侧都留有缝隙,而且有的丧尸还从车底爬过来,这样一凑,数量也不少。冯孝带着人,跳上旁边的汽车,退的远远地,和邓骁对峙起来。

    自从灾变开始,冯孝在他哥哥冯忠身后,一直在做土皇帝,颐气指使,蛮横惯了,突然吃了亏,脑筋转不过来,他大声说道:“邓骁!原来是你小子,居然敢造老子的反,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大家都给我听好,谁要是能干掉邓骁,条件尽管提,什么我都答应!”

    邓骁在报话机里说道:“等一下,等一下,有话好说,你哥哥醒了,要跟你说话!”

    冯孝这才想起冯忠已经落在对方手上,说道:“好,你把电话给我哥!”

    冯忠刚叫了声“兄弟”之后,突然“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起来。

    冯孝急道:“哥,哥……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邓骁冷冷的说道:“别怕,我只是割了他一只耳朵而已。你们两个畜生,平时趾高气昂作威作福,我还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的过人之处呢!没想到割耳朵的时候一样会扯着嗓子大叫!”

    冯孝强忍着怒气问道:“你把我哥哥耳朵割了?”冯忠在报话机里一直痛苦的大叫,这显然是真的。

    邓骁并未直接回答,他说道:“小心丧尸,它们又来啦!”

    刚进来的丧尸向冯孝那边围裹上去,冯孝只得回头指挥人手,将它们打死。等他忙完,邓骁才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我们只想活下去,给我们几辆车,我们就离开。”

    冯孝说道:“就这些?”

    邓骁冷笑道:“还有,我们已经占领了你的军械库,里面的枪,我们要带走!这是为了防止你们事后追杀。”

    阮航在我旁边说道:“这冯家哥俩,一直都是欺负别人,从来没吃过亏,事后肯定会追杀的!”话音未落,果然听见冯孝在报话机里大怒道:“你放屁,那些枪都是老子的!”

    邓骁也怒了,说道:“你他妈才放屁呢!这些枪是你从市武装部的军械库里偷出来的,怎么成了你的?”

    冯孝说道:“在我手上就是我的!”

    邓骁反唇相讥:“现在在我手上!”

    冯孝说道:“别做梦,你以为我会让你们拿着枪离开吗?”

    邓骁也急了,冷冷的回道:“你拦拦试试?”

    冯孝冷笑道:“你占了我的军械库,可那里都是56式半自动,突击步枪和轻重机枪全在我手里,打起来你根本占不到便宜!”

    邓骁还想再说什么,就听旁边有人叫道:“姓冯的,你强奸了我妹妹,去死吧!”说着,“呯呯呯呯”连射十枪,直到一夹子弹全部射出。双方距离较远,也不知有没有射中。

    冯孝叫了声他妈的,立刻反击,双方对射起来。邓骁不停的在报话机里叫道:“停火,停火……”但哪里还管用。

    我们蹲在仰躺上只露出眼睛偷偷观看。“打起来了!”阮航对我说道。

    “嗯,”我回答道:“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匪徒和他们打起来,就顾不上我们了!”

    阮航说道:“姓冯的哥俩欺负人欺负的太狠,想打就打,想杀就杀,饮食也不好,也难怪那些劳工控制不住情绪!”

    我们看了一会儿,冯孝渐渐占了上风,毕竟冯孝手下的人整天摸枪,虽说也没几天,但总比那些没摸过枪的劳工要熟练。再有,正如他所说,突击步枪和机枪都在他手里,火力猛烈,而邓骁一方只有56式半自动步枪,一打起来很容易就被压制。

    这些劳工也是异常的勇敢,他们与冯忠冯孝都已结下血海深仇,虽然被机枪紧紧压制,但仍然努力开枪反击。

    但打仗毕竟不能只靠勇敢,越到后来,冯孝的优势就越明显,后来他甚至带着手下,开着两辆东风铁甲,抵近会所,用上面的重机枪肆无忌惮扫射,打的这群劳工连头都不敢抬,如果不是冯孝顾忌自己的哥哥在邓骁手里,只怕早就把他们彻底收拾了。我暗暗叹了口气,在现实生活中,正义并不总是能战胜邪恶!

    正在呆看,忽然手机震动起来,秦凝来电,我连忙接通,问道:“有什么事吗?”

    秦凝在手机里说道:“快跑,东侧墙壁倒了,大队的丧尸正朝你们那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