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轮回之不良仙尊 > 第九十三章 再战华明山(四)
    在何智与华明山交错而过的一瞬,表面上看起来的确是个极好的反击机会。

    华明山连续十七级斩击落空,一整套攻击走到尽头,似乎不得不缓上一口气,一时间无法再次出手攻击。而两人交错时,彼此的距离只有一臂而已!这个距离,完全在《倾天诀》第二式的攻击范围之内!

    看似何智只需要顺手一招,就能将华明山击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何智在升起出手的念头时,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他这时用上《倾天诀》,那便会万劫不复!

    于是,何智强行压下了自己想要出手反击的冲动,反倒是将《归一经》继续全力运转,保持着全力防守的状态,与华明山擦肩而过。

    “哎?”看台上,众多武者见到这一幕都觉得惊讶。

    此前何智与挑战者交手时,对战机把握的相当准确。可是这一次,为什么明明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面前,他却轻而易举的放过了?

    “是不是他真元不足,已经无力反击了啊?”红裙少女咬咬嘴唇,带着几分求教的味道向酒鬼师兄问道。

    “呵呵,当然不是。”酒鬼剑客却不由笑出了声,目光仍旧紧紧盯着乐小白,两眼连眨都不眨一下,“刚才何智绝不是无力反击。只是他很聪明,看破了华明山留下的陷阱。如果当时他对华明山出手,那么现在他很可能已经死了。”

    “什么?陷阱?”红裙少女睁大了眼睛,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老实说,身为“一阁三门十二派”中“三门”之一的问天门弟子,红裙少女能够参与到御前演武之中,实力本身就已经不弱了。别看她只是十六七岁的年纪,可修为早已经突破达到入化小成的境界。否则的话,问天门也不会放心让她坐在副将的位置上。

    可是,尽管修为已经达到了这样的层次,红裙少女居然完全没看出刚才何智与华明山交手之中到底哪里有陷阱!

    这让红裙少女真是又羞又恼,同时更是生出了几分不可思议来。

    要知道,红裙少女身怀的可是天下间最强的“四圣兽血脉”之中的朱雀血脉!而且,红裙少女与朱雀血脉的契合度极高,她甚至还从血脉之中所蕴含的记忆碎片里领悟了一门名为《焚天诀》的神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红裙少女在问天门中并没有别的名字,人人都以“朱雀”相称。

    在血脉加持之下,红裙少女无论是直觉还是悟性,都只能用恐怖来形容!平时在师门之中的师兄弟们修行的时候,红裙少女对他们的招数从来都是一眼就可以看破。就算是修为比她高出好几个层次的师兄、师叔都不例外!

    可是,眼前的这两个人,他们之间的交锋,红裙女子赫然现自己竟然一点都看不懂!

    无论是何智躲过华明山的杀招,还是华明山给何智设下陷阱,朱雀都是懵懵懂懂,连一点征兆都没看出来!

    “师兄!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场比武,我一点都没看懂啊!一开始你不是就说,何智死定了吗?可他怎么现在又活过来了?你给我说清楚!”郁闷之下,红裙女子也忍不住飙了,她拽住了酒鬼师兄的袍子,大声嚷嚷起来。

    “哦!呵呵!”酒鬼剑客被红裙少女突如其来的怒气弄得一愣,然后就不由笑了起来。他这位“朱雀”师妹平时虽然表面上古灵精怪,但内心却向来都骄傲的很。失态爆这种事,在她身上可真是难得一见。

    “小雀儿,这场比武别说是你了,恐怕就算是上面武圣阁的那位师兄,也未必就能全部看懂了。”酒鬼剑客笑着,神色渐渐变得郑重起来,“何智确实是已经真元枯竭,接近极限了。华明山的第一刀,正常来说他就应该躲不过去。可是,他却偏偏就躲过去了,而且一躲就是十七刀。对此,我也只能想到一个解释。那就是逍遥派真的已经找到了全新的道路!何智所使用的,并不仅仅是寻常入化境界的力量!而是更高层次,属于未可知未可测境界的力量!”

    在说到最后几句的时候,酒鬼剑客也禁不住瞪大了眼睛,语调都变得狂热起来。

    而旁边的红裙少女和年轻武者早已经是全都张大了嘴巴,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洛师兄你的意思是说,何智已经突破到师门传说中‘天人合一’的境界了?”半晌,红裙少女才急急问道。

    要知道,何智的年纪看起来比红裙少女也就是大了一两岁的样子而已!红裙少女素来都以天赋绝顶,修行度远同辈而自傲。若是何智这个年纪就已经突破到传说中天人合一的境界,对素来骄傲的红裙少女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她这边可是连“天人合一”的毛都没摸着呢!

    好在酒鬼剑客很快就摇了摇头:“不,天人合一绝无可能。若是他已经天人合一,那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武圣阁那位师兄在内,无人是他一招之敌。秦国公更是万万没有胆量对天人合一的强者出手。以我的经验来看。他现在的倒像是已经摸索出了一部分道路,但是却又未能积累到足以突破的程度,处于不上不下的状况。”

    “嗯……应该是。”红裙少女想了想,就连连点头说道,“他躲过华明山的几刀,肯定是有‘天人合一’的迹象,但是又没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说不定,他想要使用这种境界的功法,还会有很多限制。至少,他没办法在使用神功绝学的同时,继续挥出天人合一的威力。”

    “正是如此。”酒鬼剑客笑着一拍手,继续说道,“而且,他的这个弱点,华明山似乎也心知肚明。所以,才会设下陷阱来让他去钻。刚才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华明山根本就不是无力进攻,而是故意露出破绽,让何智从天人合一的境界中退出去而已!”

    “可是,就算何智退出了天人合一的境界,出手时也会是神功绝学啊!何智那一击能够击碎苍龙刀,华明山莫非有把握能挡得住?”

    “呵呵……挡住?如果仅仅只是能挡住的话,华明山就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了。”酒鬼剑客眼中精芒闪烁,“秦国公要的是让何智死!如果华明山仅仅是挡住何智的神功绝学,那就没必要露出破绽了。因为双方若是一击平手,甚至何智稍占上风,逍遥派就有了认输脱身的机会。秦国公绝不可能允许。所以,华明山在刚才那一瞬,应当是有直面逍遥派的神功绝学,将何智斩杀的把握!”

    第九十四章

    “击破神功,直接斩杀?这不可能吧?”醉酒剑客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年轻武者就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

    神功级绝学,这里面的“神功”两个字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功法都能得到的!这两个字,本身就意味着出了武圣界武学极限的力量!

    在武圣界中,素来都有这样的说法:能够匹敌神功绝学的,就只有神功绝学。

    镇国侯作为北魏的顶尖勋贵之一,府中收藏有神功绝学倒是并不奇怪。但就算是华明山在短短时间之内学会了神功绝学,也最多就是能做到匹敌而已啊!

    “呵呵,接着看吧。这场比武,逍遥派是真的危险了。”酒鬼剑客也没有多加解释,只是笑了一声,继续将目光对准场上的两人。

    “师兄,你肯定是想到什么了吧?”年轻武者对酒鬼剑客可是十分的不满。不过,他抱怨了两句,就看到演武场上何智与华明山两人又战到了一起,便赶紧将注意力又转了过去。

    经过第一轮攻防,何智与华明山两人对彼此的状态又有了更深的了解。华明山愈没有顾忌,很快就再次对何智起了猛攻。

    刀光闪烁,华明山手中的斩马刀带出了道道虚影,刺、斩、挑、劈……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凛冽的杀气。

    而何智却宛若在花丛中起舞的蝴蝶一般,身形飘飞,就在刀光之间闪转腾挪,始终让华明山碰不到他半点。

    仍旧是十七刀。华明山又结束第二轮的攻势,与何智第二次擦身而过。

    同样的空档,同样的机会,华明山再次露给了何智!

    两人交错而过的瞬间,何智也一样没有出手。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何智,你真是让我失望!”两人再次在场中站定,华明山用斩马刀指着何智,大声狂笑起来,“本来我还以为,你至少有勇气与我一战。没想到,你不过是个懦夫而已!”

    “嘿!懦夫?”何智冷笑一声,心里是一点没生气,反倒是乐了!

    华明山这激将法用的实在太粗糙了。就像很久之前就说过的那样,要是说拼武道经验,何智可能不如华明山,但是要说“社会经验”,何智爆华明山几条街肯定没问题!

    华明山跟何智玩嘴皮子?他这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自己找死啊!

    “是啊,我真是个懦夫。都不敢跟你交手,非得先连战七八场,跟七八个实力跟你差不多的家伙打完了之后,才敢跟你打。我这人是胆子小。非得把自己的本事都给你看个遍了,然后才跟你打,真是生怕不小心就把你打死了啊!嗯嗯!我真是太胆小了,太懦夫了。我反省。马上就反省!”何智一边偷偷运转《斗战正法》尝试着恢复几分力气,一边痛心疾一般对华明山说道。

    “你……”何智的冷嘲热讽果不其然一下就将华明山激怒了。他握着斩马刀的双手都微微颤动起来,仿佛下一刻就要向何智斩过去。

    为了确保万全,六公八侯事先对何智进行了细致到极点的调查。从何智一行人与六皇子公孙无忌接触开始,到他们进入皇宫参加御前演武为止,何智的每一次出手,与人的每一次接触,全部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而这一份调查的结果,已经全都交给了华明山。

    所以,华明山才会在第一刀没有斩中何智的时候,连一点惊讶都没有。因为他早就知道,何智掌握着一门极为奇诡的功法。这套功法能让何智以惊人的灵巧躲过对手的攻击。

    连续两轮攻势,也证明了何智所掌握的这门功法的奇诡。更让华明山生出了难以应付的棘手感觉来。

    当然,最为关键的是,华明山对于《归一经》的本质完全是一无所知。他并不知道《归一经》对何智的真元会产生巨大的消耗。因为如果单纯从动作看的话,何智似乎只是单纯的躲闪,似乎也没什么需要消耗真元的地方。所以,华明山从一开始就没有动过跟何智拼真元消耗的念头。

    他只是想通过故意露出破绽,引诱何智攻击的方法,诱使何智露出破绽。不过,华明山现在也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

    “你以为,我真的杀不了你吗?”

    华明山依旧没有立刻出手,只是瞪着何智,血红的双目之中仿佛有火焰在燃烧。

    “杀的了的话,你尽管来就是了。”何智轻笑一声,依旧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华明山一定是有绝招的!这一点,何智心知肚明。他之所以摆出有恃无恐的样子,就是要激怒华明山,让他尽快把自己的绝招拿出来!

    或许华明山的“绝招”会非常难以应付。但是比起任何难以应付的“已知”而言,“未知”都是更难应付的东西。

    当然,何智之所以这么着急要逼出华明山的绝招,最重要的原因其实不是别的,而是:何智真的已经快到极限了!

    连续两次用《归一经》躲过华明山的攻击,何智又消耗了大量真元。经过前面七战,何智的真元本来就已经所剩无几。而《归一经》偏偏又是吃真元的大户!如果再不能将华明山的绝招逼出来,继续跟他你来我往的对耗,对何智来说,就等于是慢性自杀。

    “好!那就如你所愿!”随着华明山说出这几个字,他的模样又一次生了变化。

    从华明山的嘴巴里,露出了四根尖利的獠牙。獠牙不长,但是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让华明山看上去更像是真正的暴猿!

    同时,华明山身上本来就已经很长的毛变得更长了,而且他的身躯也开始膨胀。

    轰!只是短短片刻,华明山的身躯就已经增大了几乎一倍!他身上的衣服全部都被撑破,变成了碎步条,手中原本看上去比人还大的斩马刀,也仿佛变成了刚好趁手的长刀。

    “呼……”华明山抬起头来,已经完全变成血色,不见双瞳的眼睛看向何智,口中吐出一口冰冷的气息。

    当华明山完成变化的刹那,武圣殿中不知道多少人都惊叫起来。就连一直醉醺醺的醉酒剑客,在这一刹那也是醉意全消,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认真和惊愕来。

    “二次觉醒,血脉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