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召唤天骄 > 第两百四十四章 杀仙龙舟
    “什么样的存在能够轻而易举地引发龙气波动?而且惊虹舫开派祖师也非常人,他怎么敢将门派的驻地建在上面?”

    楚枫摇了摇头,百思不得其解。

    天骄门虽然初立,但在情报收集上却是十分重视,尤其是同处青州的各大宗门势力。

    三大玄品宗门中,药王谷擅长医术、阵法和驭兽,点星剑派专注于剑道与剑阵,惊虹舫则是财富与宝物的代名词。

    如果说药王谷有什么巨兽存在,那完全正常,但惊虹舫内存在着不为人知的护宗巨兽,楚枫却觉得说不通。

    他留了个心眼,回到沈嫣身上,略一沉吟,直接在脸上一揭。

    “天骄门主,原来是你!”

    取下人皮面具,恢复本来面目的楚枫顿时让沈嫣瞪大俏目,满是震惊之色,脱口而出:“你太急了吧?现在就对惊虹舫下手了?”

    正值惊虹舫与点星剑派开战的关头,外界一有风吹草动,内部马上议论纷纷。

    所以沈嫣也知道,天骄门已经正式对点星剑派的附属势力舒家开战了。

    天机秘钥的变数是任谁也想不到的,所以这一战她并不看好。

    因为天骄门的脚步太快了,刚立足高安,就入兴明广结联盟,初步拿下兴明后,掉头又对付五顺郡舒家……

    如此速度自然是气势如虹,后果则是敢这么干的灵品宗门都亡了。

    在沈嫣看来,这一朝得势的疯狂无疑持续不了多久,十分担忧天骄门一朝倒下,殃及到已经闲云野鹤,再不管江湖世事的自在楼。

    然而此时她惊恐地发现,楚枫居然出现在了惊虹舫内,天骄门的胃口已经大到对玄品宗门下手的地步了?

    你自己作死,别连累高安的无辜啊!

    眼见沈嫣一副惊恐的模样,楚枫也有些无奈。

    确实,天骄门拿下五顺郡都要消化很久,本来不会再度扩张,实际上若不是点星剑派和惊虹舫大战,青州波涛汹涌,五顺郡都吃不下。

    至于在两大玄品宗门的争锋中捞取好处,那一般都是独行武者铤而走险所为,对于上了轨道的门派而言,避开青萍这是非之地还来不及呢,怎会愚蠢到主动过来趟这滩浑水。

    这点起初楚枫也没有意识到,还是梅长苏分析局势,最终定下了急中求稳的策略。

    可现在不是正常情况啊!

    谁叫天机秘钥出世,又有虎口夺食的任务,想要与地品宗门周旋一二,不另寻场地,简直就是半点成功的可能性都没有好嘛!

    当然,这些不可能跟沈嫣解释,楚枫此时稍稍一叹,劝道:“上一辈的仇恨不该全部压在你的肩上,沈楼主现在已经放下,他最关心的就是你过得好不好,回去吧,高安才是你的家!”

    “我不可能这样一事无成的回去!”

    沈嫣俏目圆瞪,断然拒绝,抿起嘴唇,一字一句地道:“不知楚宗主有何吩咐?我地位虽低,自忖也能帮上些忙,只是值此大战时期,门派高层警惕非常,我们不可耽误,现在就行动吧!”

    此时她的立场已经彻底站到了楚枫一边,原因很简单,一旦楚枫事败身死,天骄门必受报复,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高安再次陷入混乱,已无抵抗能力的自在楼就要彻底毁了。

    她之前拒绝楚枫,是为了不累及家人,此时坚定地站在楚枫一边,同样是为了保护家人。

    转变得如此决绝,毫不拖泥带水,令楚枫多了几分欣赏,微笑道:“不急不急,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现在对于惊虹舫每多了解一分,接下来就能多一分成事的把握!”

    谋定而后动,沈嫣对此很是赞同,只是当下一刻楚枫的话语落入耳中时,她险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你现在再重新起誓,覆灭点星剑派那段,细细感受体内有何变化!”

    这是什么套路?

    你不该问我惊虹舫六阁情况、高层性格爱好以及巡逻弟子路线,反倒关注于一个虚幻的誓言?

    如果赌咒立誓有用,点星剑派早就灭了千万回啦!

    不过在楚枫灼灼的注目下,沈嫣无可奈何,只有再度发誓:“终有一日,我要将叶雨时千刀万剐,将点星剑派上下屠尽,鸡犬不留!”

    干巴巴的声音后,沈嫣默默内视片刻道:“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这样不行,把你刚才的那股仇恨和决意带上!”

    楚枫摇了摇头,突然将手按在她的肩膀上,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灌入她的体内。

    “楚宗主,你!”

    沈嫣浑身一激灵。

    越是遭受过欺压的苦命人,戒备心理越难放下,她此时第一个念头就是楚枫借机要占她便宜,不是自作多情,而是年轻男人血气方刚,兴致上来真的会不管不顾。

    就算楚枫不会那么急不可耐,接下来让她出卖色相去换取情报也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一股凄苦直涌上来,咬牙切齿地恨声道:“我要灭其满门,令他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轰隆!

    就在这股悲怆仇恨之情直冲脑海,疯狂爆发出来的一刻,一幕奇景陡然自沈嫣“眼前”展开。

    那是一片红色海洋,细细观察,海水并非液态,而是由无数匹练般的浓密云雾和尘埃组成,里面涌动出欢喜、忧伤、痛苦、愁闷等等情感,皆是极端的波动,交织成红尘之状。

    不错,红尘。

    脑海中突然涌起的字眼,用在这里是如此得恰如其分,红尘如海,人心如潮,凡世苦楚,又有谁能脱离?

    正当这个念头闪过,一条白色巨龙蓦然跃出,于中央游走盘绕,形成了一个锋芒毕露的古文字——

    杀!

    此字一出,冻彻人心,灭绝万灵的杀意席卷,之前那些纠葛复杂的云雾尘埃就如遇上天敌,主动扑击上去,合围之间虽无章法,但铺天盖地的数量已呈现压倒性的优势。

    但那股杀意贯穿始终,不仅怡然不惧,还战意高涨,在这些七情六欲的冲刷磨练下,变得愈发凝聚。

    怪异的是,沈嫣的意念却没有随着红尘的沸腾起伏,而是有种莫名的契合,同时楚枫也终于确定了之前的怪异感——

    那是一股与血脉相连,难以言喻的亲切!

    他福至心灵,祖窍中惊神宗印记一跳,一段有关大渝的记载出现。

    当年戾皇南北游幸,巡视天下的船队里,有三艘趋至地品仙级的龙舟,名问仙、降仙以及……

    杀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