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 > 僧帝传 > 第二十三章 和尚、洞房
    不知道是登临了仙境,还是来到了西天圣境,不成和尚觉得自己好舒服好舒服,那缠绵之意,那滑腻如膏如脂,曼妙简直无法形容,更兼有之,进退失据,前后逢迎,忽上忽下……

    直到那磅礴之意无法抑制,冲刷着他的灵台一遍又一遍,又好似高山瀑布倾泻而下,一不可收拾。

    最有趣的却又是倒灌回来,让他整个人都觉得充盈无比,实在是怪哉,怪哉。

    无法言语,莫可名状。

    “到底是怎么了?”

    实在想不通到底生了什么之时,不成便睁开了眼睛,他顿觉自己身子有些冷,一股没穿衣服的感觉,很快,便证实了自己的感觉,确实他现在是身无寸缕,但还好,旁边有一火堆已经不烧了,但是还有余烬在,并不太冷,但马上的……

    “啊啊!”

    身边一声惊叫,同样身无寸缕的一人也是醒了,只不过她这么一醒,真叫一个惊心动魄。

    不成惊心动魄!

    只见白花花的一身子,如凝脂,如玉雕,欺霜赛雪,白的无法形容,更见有些别的颜色,那实在是让不成的心肝砰砰砰乱跳,他哪里见过女子的……

    赵清河一醒来,想都没想就甩了身边人一巴掌,这完全是自然而然的反应。

    可是,那不成一闪,竟然没让她打到!

    这一下没打到,心中更是气愤,可还待再打,却现自己身上双丸一抖,荡起千层波。

    哪里还敢出手?

    “色和尚!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你对我竟然……你!你!呜呜呜……”

    哭了!

    不成刚刚那只是自然反应,可没成想人家就哭了,之前那销魂一荡,他看的是瞠目结舌,本以为若赵姑娘再度打来,自己这光头绝难逃脱,可人家却哭了,这一下,不成可慌了。

    “赵姑娘,若觉得打了会舒服,请不要手下留情。”他实在是没什么好法子。

    “你,你去死!”赵姑娘梨花带雨,恨声道。

    不成心里其只是觉得自己愧对人家赵姑娘,当下说道:“赵姑娘,小僧没成想会这个样子,那鱼施主实在是太过乖张了,我只说是答应娶你,她竟然就马上让你我洞房,这……”

    不成说不下去了,虽然他这和尚至今也不懂婚姻之事,也未曾听过那家娶亲之后的墙角,但是不二师兄说过,他说呀,娶亲是件美事。

    不二师兄还说呀,娶亲就要洞房,洞房是美中之美,洞房了之后,男子跟女子就不一样了。

    怎么个不一样法,不二师兄没说,只笑骂不成还小,而且听这个也没用,反正你不成和尚是一辈子也没机会洞房的。

    眼下的光景,那些许不堪的秽物痕迹,不成便是什么都不懂,也能明白了,自己生了变化,同时赵姑娘也变化了。

    “笨和尚!”赵清河气的大骂道:“你就不会不答应呀!你怎么就这么蠢?!”

    被如此骂,不成也知道赵姑娘心中气苦,但他多少也是冤枉,当下只好轻声说:“当时她要杀你,我可如何是好?眼看着你被她杀了?我,我实在是做不到。”

    不成此番说话,都忘了用小僧……

    赵清河此时气急,想都没想便斥道:“那就让她杀呀!就让她杀了我呀!我后来不是给你使了眼色,让你想办法?”

    不成言道:“那个……是让我想办法的眼色?”

    “当然了!”赵清河更气。

    不成诚实道:“可鱼施主那么厉害,我又有什么办法?”

    两人一阵沉默……

    赵清河刚刚这一番说话也自觉过分了,但是她今朝突逢如此巨变,一张俏脸怎么落的下来?于是,便也不说话。

    二人就这么默默相对,幸亏旁边有那一堆余烬。

    最终,还是不成先开了口,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便说道:“此事是小僧不对,赵姑娘,小僧是个和尚,如此这般已经是犯了色戒,更何况还是赵姑娘这样冰清玉洁的女子,当真万死莫赎,所以,赵姑娘你就杀了小僧吧,今日之事这世上也再无人知晓,你杀的只是一个破了戒的和尚,于赵姑娘清誉毫无损伤。”

    不成说完了这番话,便将头一低,然后默念金刚经。

    赵清河此时脑子里清楚一些了,之前自己实在是乱了方寸,这世间任哪个姑娘遭此变故恐怕也都会如此的,更加上她本来身份。

    可眼下,这不成和尚如此这般,赵清河莫名的感到心里暖暖的,也许这和尚没有说什么甜言蜜语,但是他一颗心却真的是为了自己好。

    好这个事情很难装的出来,特别是另一个人的感觉,赵清河平时最亲近的是那只死掉的小黑,其他人对她,总是有些隔阂,这个小和尚虽然人笨笨的,但是对她的好,却不像假的。

    可是,女子一生要托付的人,怎么能……是个和尚?

    赵清河此时就觉得这不成和尚跟那部《大涅槃真解》一样,并非是搞不明白,而是难以接受。

    可转念一想,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真的杀了这个一心对自己好的和尚吗?

    赵清河本来对于杀人从来没有犹豫过,今日她却迟疑了,而当下……

    “不成和尚,莫要做这假情假意之事,你要是为了我好,你为何不自杀?”

    面对此语,不成便是一呆,他之前未曾考虑此事,但却很自然的答道:“小僧已经破了色戒,这自杀岂不是又破了杀戒?这……”

    赵清河听完,冷笑一声说道:“你这就是不想遭报应喽,那试问,我杀你这和尚,我岂不是要遭报应?你既然已经破了色戒,定然要遭报应的,何不连这杀戒的报应也受了?”

    “这……”不成和尚心道,确实,自己真真个辩不过这姑娘,于是道:“也罢,便是由小僧一力承担!吾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完,便要站起身来……

    “哎呀!”赵清河惊叫一声,感情是瞧见一晃晃荡荡之物。

    “这……”不成也是相当尴尬,满脸通红,可是又一想,俩人之前都洞房了……哎,等一下,原来这玩意不但可以用来撒尿,还能用来洞房?!

    这,好似那小花……原来竟是差不多的吗?自己这一番洞房也真的是糊涂透顶了,恐怕天下间也没有这样的,竟然自己都不知道其中细节。

    一个和尚,此时颇有顿悟之感……

    赵清河哪里知道不成和尚此时的顿悟,她接着却说道:“你这和尚别急着去死!我来问你,当时鱼玄机那个妖妇逼你娶我的时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不成不明其意。

    赵清河只好说道:“当时你不觉得我那个样子难看?”

    不成和尚诚恳道:“确实很难看。”

    赵清河脸上一片森然,不成赶紧赔礼,说实话,不成和尚真的不知道怎么就惹了人家生气,但是赵清河也不在这个事情上跟他纠缠了,接着问道:“既然那么难看,为何还答应她娶我?就是因为她要杀我?或者在你眼中,真的就是红粉骷髅皆是一般?”

    这问题有些复杂,不成和尚只好有什么就说什么,反正他都准备去死了,便道:“当时其实也没想太多,只是不想看着你死,小僧只觉得,你若是死了,小僧恐怕,恐怕……我说不出那是个什么滋味儿,也许是觉得你对我很好,虽然是为了抢经书,但终归没有杀了我,一路上若没有你,我恐怕早就死了,也许也并非因为这个,只是无法看着你死,你是丑还是美,我当时压根儿没想过。”

    赵清河于听此话期间,浑身便颤动个不停,她是想忍住,忍住自己眼中的泪水不落下来,但是她终究没有做到,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如此的感觉,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只是想着,这一生便是跟这个笨和尚过一辈子,也是开心的。

    “赵姑娘,我,小僧对不住你,这就去死了……”不成不明所以,还是按照之前想的做。

    可是赵清河一下子扑到了他的怀里,哭着道:“傻子,你就这么狠心的想扔下我不管?”

    “我,我……”不成更加的糊涂了,要我去死的不是你吗?怎么还要我管着你?

    但是接着,两片柔腻贴上了他的嘴唇,这感觉,比之之前那仙境似乎还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