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这是个角色扮演游戏 > 第五十二章 FD其实,就是填了仙剑的坑罢了
    (南诏王宫外)

    “尽管有七八年中场休息,然而长期内战下来,损耗太大了,战争场面真小……”

    “不过,士兵的平均水平很高,会使用功法的精英也不少。”

    “毕竟是女娲在人间的生活地,留下的修炼法决足以让他们比中原人更强。”

    “……说是这么说,但女娲现在也只剩下白苗族信奉了,不得不说,天帝在很多事情上都做得不妥当。”

    “哈哈,天道无情嘛~曾经和自己作对的女娲的后代混得这么惨,也是天道的意思~”

    提前施展了‘幻身咒’的利兹和景天正坐在飞剑上看戏。

    这不是恶趣味,欣赏战场风光啥的,那可是恶人中的恶人才会做的事……他们只是缺了点出手的理由罢了。

    利兹对黑苗族的印象很差,但利兹也知道大部分黑苗族人都不知道拜月教主已经弄死了巫王、培养妖魔部队、制造持续数年的大干旱、以大量的活人之血复活水魔兽,他们只是无知地上战场的小兵而已,就这样屠杀他们不太合适。

    当然,曾经参与过诸多大场面战争的利兹,也并不是什么‘只杀罪人’的偏执狂,杀普通士兵也不知道杀了多少,只是那时候他好歹有阵营归属……非常遗憾地,利兹与白苗族也没啥交情,阵营也归不进去。

    就算拐几个弯,景天是利兹的小弟、李逍遥是景天的徒弟、赵灵儿是李逍遥的内定大老婆、白苗族是赵灵儿的老妈的族人。但实际上,赵灵儿与白苗族人的交情也就在这几十天里,假如不用什么难以拒绝的职责和使命压在赵灵儿头上,你猜赵灵儿在事情结束后会是留在白苗族当大祭司还是返回仙灵岛当少宫主?

    所以他们选择一边待着,看看情况——然后出手的机会来了。

    (轰隆隆)一阵地动山摇,南诏王宫外多处地面裂开。

    一只只巨大的、保留着几分人形的丑陋怪物从裂缝中冒出来。

    “怪、怪物啊!”不仅白苗族士兵一下子慌了神,黑苗族士兵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如说,这些怪物的出现成为士气低沉的他们全面溃逃的理由。

    “魔兽!黑苗族竟然暗中培育了这么多强大的魔兽!”盖罗娇怒骂道,至于她自己其实也养了不少怪物般的毒兽,还将那些毒兽投放到战场上杀敌……她就觉得没问题,嗯。

    不管怎么说,盖罗娇作为白苗族的指挥官,还是要组织兵力消灭怪物,“巫月神教的祭司全力战斗,其他人努力保护好她们,一定要收拾这些妖孽,不能让它们伤害到无辜的人!”

    不过,

    “哟,不如这些玩意让给我们吧~”利兹和景天解除幻身咒效果,踩着飞剑降落下来,打断盖罗娇的安排。

    “两位仙长?!”盖罗娇吃惊道。

    “还仙长什么?还是说李侠盗他们没有说明白我们的身份吗?”利兹就不说了,或许景天现在也被神界定为‘堕入魔道’了吧?

    盖罗娇的应答很到位:“我们白苗族人心中信奉的大神永远只有女娲大人一个。”

    既然压根就不信奉天上诸神,他们所定义的‘魔’也不需要避忌。

    “哈哈,这回答还不错,”利兹笑道,“就冲着这一句,我们替你们处理下面的事情了~”

    “反正我们也要打杂兵热热身,”景天在旁悄悄说大实话,“总不能让徒弟看着我和水魔兽纠缠半天才能发力吧?”

    》》》》》》》》》》》》

    (南诏王宫内)

    “青儿……是你吗……你终于来找我索命吗?”

    偌大的王宫大殿内,如今只剩下孤零零的巫王一个。

    没有王者会不设置近卫团,再怎么兵临城下,还是会留一群忠心耿耿的小弟保护自己的小命到最后一秒;巫王在白苗族那边的名声很垃圾,但在黑苗族这边还行,像石长老那样愚昧却忠诚的仆从还是有的……所以,现在这种状况,其实是刻意为之的。

    为什么刻意为之?李逍遥等人心里非常清楚答案。

    不就大打亲情牌,希望赵灵儿小女娃心性露出破绽,矫情地对早已忘记的父亲放松警惕,或是看准机会偷袭她一波、或是带着他们踏入陷阱和埋伏吗?

    “哼,里面的妖孽,别再演戏了!”阿奴显得怒气十足,毕竟冲进来的四个人中,只有她自小看着巫王引起的残酷战争。

    “妖孽……?”巫王故意露出困惑的表情。

    “你和拜月教主所做的恶事,土地神已经告知于我们,速速现出原形受死吧!”林月如正气凛然地喊道,江湖女侠就是不缺热心肠。

    “……土地神?”巫王面色一变,好像是打算放弃自己的伪装了。

    “那是我师父招来的管理这片地区的地仙,没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其实地仙没那么厉害……不过,拜月教主干的坏事又多又大,人家想不知道也有点难度。

    “那就没办法了。”巫王离开王座,站起身来,

    “……”赵灵儿一言不发,只是盯着巫王,不管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外貌是没问题的,她总算知道自己亲生老爹到底长什么样子。

    或许这唤醒她早已遗忘的小时候的记忆?谁知道呢,反正对着一头害人的妖魔,赵灵儿也无法流露出过于悲伤的感情。

    既然人家都知根知底了,巫王也无可奈何,只能嘶吼着现出原形,原来是一只长得有点像食人花的古树妖,看样子还有点道行。

    只不过——

    面对刚觉醒了女娲血脉,能召唤曾与女娲并肩作战的六神的赵灵儿;面对身后包袱里沉甸甸的几十斤铜钱,就等着找机会疯狂扔出去的林月如;面对实力最扎实,而且进来第一件事是快速扫描大殿之内有哪些值钱的花瓶玉器,一打不过便打算就就地取材玩‘倾国银弹波’的李逍遥;面对身上带着一堆隐蛊、傀儡虫、金蚕蛊、爆炸蛊,表示自己要展现苗疆女子的真正技术的阿奴。

    巫王注定要被围殴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