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 > 九天帝龙诀 > 第28章 天风学院的邀请
    “我没听错吧?他竟然接受了?”

    “这小子是不是脑子有病啊?难道他不知道成森的修为,是元气境二重么?”

    “估计是这小子能修炼了之后,内心太过膨|胀,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有多了不起了!唉,这种自大的家伙,我见得多了!”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而在苏白身侧,穆夫人脸色铁青。

    “白儿,你在胡说什么?还不快收回刚才的话?”穆夫人急切道。

    然而,苏白却摇摇头道:“母亲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说完,他抬起头看着成森道:“成森,我接受你的挑战,不过不是现在!这样,十日之后,白山镇演武场上,你我生死一战,如何?”

    现在的苏白,在面临元气境强者的时候,还不能说稳操胜券。

    但他确信,若是给他十天的时间,让他重新提炼龙血,将九天帝龙诀中的龙族古战法完全掌握之后,再杀成森,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十日后?”成森眉头一皱,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苏流真,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可别想趁着这十天逃走,否则的话……呵呵!”

    他自然看得出来,眼下苏流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是打算保住苏白了。

    如此一来,成森想要动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在十日后的挑战之中,杀死苏白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反正也就十天时间而已,他不相信苏白能想出什么应对之法来。

    “苏伯父,今日之事,成森记在心上了,他日必将还你苏家一份大礼!”他恶狠狠的说完之后,长袖一挥,便带着成家之人,离开了猎场。

    成灵风已经废了,他自然再没有心思去关心什么秋猎。

    而在经历了刚刚那一幕闹剧之后,秋猎的后续也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在苏流真的授意下,秋猎还是将头名搬给了苏白。

    他的成绩摆在那里,外人自然也是无话可说。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那边的叶大人轻咳了一声,走到了苏白的面前。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叶寒,天风学院教习!”叶大人笑着对苏白说道。

    “天风学院?”苏白眉心一挑。

    他知道,这天风学院,乃是云岚郡国内首屈一指的学院,隶属于云岚郡国皇室,从这里毕业的年轻人,几乎都是整个郡国的精英。

    整个云岚郡国的年轻人,都以能考入天风学院为荣。

    就比如苏明飞的长子苏辄,便是因为考入了天风学院,才在白山镇名声大噪。

    “没错,我这次来到白山镇,就是来这场秋猎观礼!原本没以为会遇到什么出奇人物,不过你却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叶寒说话的时候,瞥了一眼还在苏明飞手上的三颗内丹。

    “我会在白山镇再多逗留十天,十天之后,如果你还能活着的话,我便给你,还有你身边的那个大个子,两个天风学院考核的资格,我想你会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吧?”叶寒笑着对苏白说道。

    另一边,苏白闻声,皱着眉点点头道:“好,我会考虑的。”

    “考虑?”这一下,叶寒直接愣住了。

    他身为天风学院教习,这些年见过不知多少青年才俊,可任你是谁,在听说可以加入天风学院之后,哪个不是兴奋得无以复加?

    可眼前的苏白,竟然还只说考虑,这种事情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很有性格的少年啊,只是不知道,你的才气,能不能支撑起你的傲气!”叶寒心中自语道。

    “苏白,过来,我有事和你说!”

    而在这时,苏流真开口说道。

    苏白闻声眉头一皱,走到苏流真面前,拱手道:“见过太上长老!”

    苏流真听到这句话,眼眉一挑,哼道:“太上长老?你连声爷爷都不会叫了么?”

    苏白淡然道:“太上长老,您觉得身为一个爷爷的话,会看着自己的孙儿这些年来,被人欺侮,而无动于衷么?会看到自己孙儿被人打得半死,而拒绝讨回公道么?会看着他父亲留下的财产,被族人哄抢一空,而不闻不问么?”

    三句话出口,那边苏流真的脸色就是一变。

    的确,自从苏名剑死后,苏流真对苏白母子一直都是视若无睹,即便苏明飞百般刁难,他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他本以为,苏名剑一死,苏白这对母子根本再不会掀起任何浪花,与其将资源耗费在他们身上,不如听任苏明飞将之夺取回来,用以壮大家族。

    可是谁想到,今时今日,竟成了这副模样。

    “爹,白儿他年纪还小,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一旁的穆夫人见状,赶忙出声解围道。

    苏流真叹了口气道:“唉,名剑走后,我承认这些年对你们母子,的确疏于关怀了,他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道:“不过苏白,你刚刚和成森的赌约,未免太过莽撞了一些!不过你放心,我会好好运作,将这件事情压下去的,就算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我也心甘情愿!”

    看着苏流真这副模样,苏白心中一阵冷笑。

    “多谢太上长老挂怀了,不过没有那个必要了,我自己应付得来,若是没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完,带着穆夫人便走。

    “这孩子……”苏流真见状,眼中也现出一丝不快之色。

    “爹,看见了吧?那小子就是一头白眼狼,你这么待他,可他却是如何待你的?”看着苏白的背影,苏明飞冷声说道。

    苏流真叹了口气,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这些年苏家对他们母子,的确也有所亏欠。”

    苏明飞心中一阵好笑,心中暗道:“什么亏欠,还不是你看重了这小子的天赋?”

    这般想着,他轻咳了一声道:“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苏桐他……很可能死在了苏白的手中。”

    “嗯?有这等事?”苏流真闻声也是一惊,他来得晚,一些事情并不是十分了解。

    苏明飞点头道:“照我的推断,八成便是如此!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桐儿真的死了的话,这苏白的命,我是一定要取的!”

    见苏流真还要开口说些什么,苏明飞当即又补充了一句,道:“另外有件事要向爹道喜!前日辄儿来信,半月之前,他已经破入了元气境!而且……是以十武脉破入元气境,被破格升为天风学院内院弟子了!您猜猜,如果他知道苏桐死在了苏白的手里,会做些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