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工业之流光岁月 > 第一百二十七章:再次见
    成功交接了蜀航的工作任务,踏上前往魔都的道路,显而易见的是,在这里并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事物,这年头,魔都虽然是共和国数一数二的繁华大都市,然而在汪正国看过之后,竟也感觉内心毫无波澜。

    著名的负担大学倒是在硬件设施方面要比蜀大强很多,毕竟这也是共和国老牌大学,地理位置更是得天独厚,作为共和国批唯二可以在八十年代初接收外国留学生的大学,那必须要门面漂亮,而帝都大学和负担大学各自是高等教育界的翘楚,国外学生游学到帝都大学主要考察共和国的政治、文化。

    而到负担大学来游学,自然就是领略共和国的经济特色,毕竟两所大学所在的地方一个是国家政治中心,一个是国家经济中心,从两者的定位就能看出与之配套的高等院校各自侧重,可惜现在还只是83年,汪正国想要认识的人应该还没有来负担大学留学,只能是无缘一见。

    倒是终于见到了83版汪正国的女友,杨洋,一位和后世某位小鲜肉明星有着同样名字的女性,反正一开始,汪正国每当想起这,心里都是各种膈应的慌,心里各种感觉怪怪地,老大不适应。

    见了真人之后,这才终于明白之前那位汪正国心里对这位前女友念念不忘的原因,现在看过了本人,就连一向自诩花丛老手,对八十年代所谓美女各种嗤之以鼻的某人,也不得不承认这几乎是一种越了时代局限之美,不管几十年后的人看,还是几十年前的人看,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

    要是真心想形容,那就是她身上所散的气质,正是东方男人在基因里对审美方面最根本的渴求,历代人们对审美会有一定变化,但那只是表面的变化,核心肯定是没有改变,而杨洋则深刻体现了最核心的精髓。

    “上下五十年通杀,老少皆宜。”这便是汪正国对她的评价,也难怪不得会让人那样念念不忘,对于这种美女一般人看看也就罢了,很少会有人想要占有,然而之前的汪正国已经和杨洋是处对象阶段,离成功仅仅一步之遥,这又如何会善罢甘休。

    “你还是那样的神态,和当年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没有两样,我以为这些年经过各种时间沉浮之后,你变了,但现在才知道,你并没有变!”成年女性对异性目光都有着天生地敏感,美女则对此更甚。

    听到这样的评价,汪正国心里也是一万个笑而不语,就见过一面你便敢说我没有变?

    笑话,老哥我变化之大,那是你想都想不到的,真以为通过眼神就能辨别一个人有没有改变,那可算是天大的笑话,所谓知面不知心并非没有道理,这妞还真是搞笑,需知在汪正国这躯体里面的灵魂早就变了,谁敢说一样?

    先是微微点头,不过马上更加坚定地摇头:“不!变了,都变了。这次见你一面,其实也是因为正好顺道的关系,本以为来这里能够见到我另外想见的一个人,不过显然是我来早了,就是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反正明年再来吧!”

    “找人?要是没找到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再找一找,在这里读书几年时间,要找学校一个人还是没问题,说吧,谁?”她对汪正国这蹩脚地借口丝毫不相信,甚至还下意识地想要揭穿,不就是想要再见自己一面而已,何必找这些借口。

    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误解,不过就算知道,他也懒得去解释那么多,主要是没必要:“不必,这次见不到也是命运应该如此,不能再耽误手头正事,明天就出走深川,只有从那里才能正规渠道进入香江。”

    既然见不到想见的人,那也就必要再逗留,都已经七月底,赶紧把香江那边的事处理完成,抓紧时间回蜀都的话,说不定还能看到新生产线安装完成并投入使用。

    对于杨洋这位美女,现在看来也只能是朋友关系,关系友好程度不能再多,汪正国知道什么女人可以多接触,什么样的人不该有过多交集,或许这次只是为了祭奠逝去的执念,过了之后终归就是新的天地和感情。

    没想到汪正国是真想要打算去香江,本来一直都以为这是借口,是姓汪的想要留下自己,重新挽回当年那段感情的借口,然而现在看来,情况好像并非自己所想的那么简单?

    香江是肯定要去,既然汪正国也想去看看,自然也没必要拦着:“去当然没问题,我原本也是准备一段时间过去,要不是为了同你见最后一面,我其实早就走了,现在咱也见过面,那就这几天准备出吧。”

    ......

    魔都到深川市之间的距离相对还不算太远,以八十年代初期的交通方式,也不过仅仅一天多时间就到目的地,这片被誉为共和国最繁忙的工地,放眼看去确实欣欣向荣,热火朝天地城市建设场面和五十年代国家大搞工业建设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充满干劲。

    已经建成的大楼、工厂正在加班工作,另一边建设中的施工地正在尘土飞扬:“看到了吗?这就是国内最富有朝气和活力的城市,有这样的展度和精神面貌,国家想要迅展起来也并非不可能,而这种大规模城市建设,你在国外肯定是见不到。”

    共和国外号“基建狂魔”,这并不是说着玩儿的,那都是实打实有历史底蕴和传承,八十年代的深川度是市政现代化建设的最佳体现,而这在国外那种追求市场调节的大环境下,几乎是不可能看到。

    走在深川市前往香江口岸的路上,杨洋看过这些场面,却和汪正国有着截然不同的想法:“这有什么好稀奇,整个深川不过是为了对外开放,招商引资而设立,说到底,它还是外国外资本而服务,这不就正是差距的体现吗?”

    对于面前这片尘土飞扬的土地,她没有汪正国那般乐观:“我也不是说国内不好,或许几十年、百年之后,它能够展起来,但那已经太晚,我想要先去看看国外,看看共和国未来可能展出的样子。”

    这样的想法并不算稀奇,其实听听也就过了,未来国家的展也不可能就靠抱有这样想法的国人来实现,人家愿意出去看看,这也并非不好,各种不同的路都要有人去试一试、走一走,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未来的共和国会展成什么样,这样以来,大家肯定就会有不同想法,完全能够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