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五百六十四章 下套
    方束青压根就不晓得,自己被凤公子兄弟盯上,她这会儿正赚得满盆满钵,得意得很。

    韦长玹之前的几个妾室,之前被她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尤其她又有九皇子妃的弟弟撑腰,纵使几位姨娘们的家世略有起伏,但整体说起来,还是要比方束青这个从南楚来的官家女要强得多。

    也许她们娘家如今的权势,因为老人的过世,家人丁忧或除孝、或病而有更迭,但怎么说,都要比方束青这个父亲早就亡故的官家女来的强,而且听说,她娘是被家里老太太拘死在祠堂里的,家里的叔伯也对她们姐弟不怎么亲近,要不然她们姐弟也不会流落到赵国,然后被韦长玹捡回来了。

    只是她们没料想到的,是方束青的手腕好,一来就把九皇子妃的弟弟给勾搭上了。

    想当初,她们也不是没想过,把程樵房给拉笼过来,可是年龄与身份摆在那儿,她们不可能自己出马,也不可能用娘家侄女或姐妹去勾搭他,因为说不准真勾搭回来,这好处归了谁。

    派自己贴身的丫鬟们去,首先出身在那里,程樵房只会把她们当玩物,怎么可能甘愿为她们驱使,替她们的主子做事呢?

    不得不说方束青真真是命好,遇上了天时地利人和,程樵房家里张罗着给他娶妻,他看尽各式各样的美女,却没一个入他的眼,偏偏在韦家的祠堂里,对被其他妾室欺凌,楚楚可怜的方束青动了心,肃穆沉重的祠堂里,弱不胜衣的娇弱女子,是那般的惹人怜爱。

    至于乎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啊!

    因为是在祠堂里勾搭上的,府里没人知道此事,要不是后来孟达生来了,揭破了韦长玹因犯了药王谷的禁忌,早早就被下了绝育的药,只怕他们的奸情还无人得知。

    现在韦长玹中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纵使许姨娘她们都晓得,方束青生的儿子是程樵房的种,却因人家背后有九皇子撑腰,而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再说,韦长玹自己作孽,才会导致他被下了绝育药,害得她们这辈子都别想有孩子了,因为韦长玹除了他自己,连个族人都没有,她们就算想从族人那里过继个孩子来养都不行。

    要是早个几年,她们也能像方束青那样,找个有权有势的人借种,可是她们现在年纪都老大了,就算……只怕也生不出孩子来了。

    “小姐,其实,您还年轻着呢!老爷如今不中用了,您就算想大归,府里的老太爷和老夫人怕是高兴都来不及。”韦府曾经的三大掌权姨娘之一,许姨娘身边的大丫鬟悠悠劝道。

    另一个大丫鬟也道,“咱们姨娘保养的好,看起来就跟二十几岁的大姑娘没两样。”

    “可不就是吗?”

    “我也觉得小姐您大归算了,反正老爷让那位小夫人的人围围包围着,咱们硬要跟她争,怕是争不过。”

    “要我说啊!小姐就算要大归,也得把老爷欠咱们小姐的给还钱了才成。”

    “你说什么呢!净胡说。”四个大丫鬟吵成一团,最后是许姨娘身边一心腹嬷嬷出来制止,把她们喝斥出去后,她才对许姨娘道,“姨娘心里不甘愿,奴婢怎会不知道,老爷已经是不中用了,姨娘再在韦家耗下去,何时才是个头啊!再说人家那位可是有靠呢!您这儿……不如大归,现在老太爷和老夫人都还在,大老爷他们疼惜您,您若想从族里过继个孩子来养,定然会答应的。”

    见许姨娘眉眼微动,心腹嬷嬷又道,“要是再等上几年,老太爷和老夫人仙去,大老爷他们再疼惜您,有大夫人她们在,可就未必能顺利过继孩子了!”

    其实许姨娘是妾室,又不是正妻,说大归有点不太合宜,不过心腹嬷嬷知道,这样说许姨娘心里才舒服。

    让她心里舒服了,才能听进她的话,心腹嬷嬷心里暗叹,天下父母心哪!府里老夫人知道姑爷被下了绝育药,直哭说小姐命苦,怪不得这么些年苦苦熬着就是怀不上孩子。

    小姐年纪不小了,就算想再嫁,大概只能给人当续弦,给人当后娘倒也还好,就怕这年纪再娶的,儿女都不小了,小姐嫁进门,同继子女没有扶养的情份,怎能奢望他们日后会对小姐好,要是再嫁的夫婿还有长辈在,那日子绝对不好过。

    还不如不再嫁人,再从族里过继个孩子,小姐手里有钱有子,又不用侍奉公婆,就算老太爷、老夫人仙逝,大夫人她们也不敢慢怠小姐母子,若没个好的,不能过继也不愁,日后慢慢寻摸着就好。

    要是再在韦家耗下去,那个姓方的贱人有儿子,又有九皇子妃夫妻撑腰,姑爷已经不中用了,小姐没有一儿半女,怎么跟方贱人斗?

    许姨娘被心腹嬷嬷这么劝了几回,已然动心,韦长玹是积攒了不少家产,她靠着管家之便,除了往娘家搬了不少,自个儿也累积了不少,就算大归回了娘家,手里有钱就有底气,不怕嫂子和弟媳们对她这大归的大姑子不敬。

    与此同时,韩姨娘因为父母兄长皆已过世,如今家里是侄儿当家,对大归一事,就有些抵触,她和当家侄儿母子不合,若是大归,要在大嫂和侄儿手下讨生活,那还不如就待在韦家和方束青斗。

    她身边的丫鬟和嬷嬷苦劝不了,便也收了心思,一心一意帮着她和方束青斗。

    不过一个好汉三个帮,独韩姨娘一人留下来,独木难支,且她也需要有人帮着分散方束青的注意力,知道许姨娘有心大归后,她有些失望,不过回心一想,府里现在是姓方的贱人当家,她们对外头的消息不灵通,若有人在府外帮衬着呢?

    而且,许姨娘大归后,不能只靠这些年积攒的财产过活,如果能和她里应外合,把韦家拿下,到时候,鱼帮水水帮鱼,自己再从娘家挑个有出息的孩子过继,不也和许姨娘没什么两样了?

    韩姨娘便去和许姨娘说了自己的打算。

    许姨娘听了眼睛一亮,她之所以听了劝想大归,是为日后着想,但就这样放过方束青?可不放过不行,一旦离了韦家,她还怎么和方束青斗?所以她很犹豫,韩姨娘的建议正中她的下怀。

    两人议定之后,一起去找了贪财的王姨娘,她娘家显赫却有名无利,所以王姨娘自小就爱财,好不容易她大哥掌了实权,家境方有起色,谁知好景不常,她大哥意外身亡过世之后,她爹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本来还想找女婿韦长玹救治,谁知还没开口,韦长玹就出事了。

    不管要不要大归,王姨娘现在只想赶在方束青把韦长玹炼的药卖光之前,把那些药先抢到手,好给她爹用,再就是把韦家的钱攒到手里。

    所以不必许姨娘她们多说,她就已经点头答应了。

    至于其他那些不曾掌过权的姨娘们,虽有投靠方束青的,但大部份都投向许姨娘她们这方,不为别的,光看许姨娘她们掌家时给她们的待遇,再傻的也晓得要往那边靠好。

    方束青有子有男人依靠,老爷都被她握在手里头,但也因此,她不怕这些姨娘们给她找麻烦,她现在是没空搭理她们,否则有程樵房及其姐、姐夫撑腰,她要对付她们,那是一捏一个准。

    许姨娘她们这方的密议,自有投靠方束青的姨娘偷偷告密,方束青嗤笑一番后,就下令把她们全都拘在自己院子里,美其名是让她们为老爷祈福,实则是不让她们再互通有无。

    她万万没想到,此举反倒引来她的覆灭之灾。

    因为众姨娘们都被拘起来了,方束青无后顾之忧后,就全心投入她的卖药换钱大业里去。

    方束青很聪明,但她再聪明,也不可能样样都会,方夫人在世时,教过她盘账,她也一点就通,程樵房将大权全交在她手上,让她很满意。

    但九皇子妃却大表不满,因为,如此一来,她们就拿不到韦家的财产。

    连着数月没拿到原有的供奉,九皇子朝妻子大发雷霆,九皇子妃只得向弟弟开口。

    程樵房是卫国公的嫡长孙,当年拜在韦长玹首徒门下习医,不想他那短命的师父早死,他却因此得师祖看重,将韦氏药铺交托在他手里,他也因此从中五鬼搬运,给姐姐、姐夫弄了不少钱财。

    可是人总是有私心的。

    以前他无妻子儿女,从韦家弄到的钱,全交到姐姐手里,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但自从和方束青有了孩子之后,方束青有意无意在他耳边叨念着,对孩子未来的计划,有想法有计划就缺不了钱。

    程樵房便觉得,自己为姐姐、姐夫辛苦了这么多年,如今他有了孩子,为自己的孩子打算,有何不对?

    再加上他一直在方束青面前表示,姐姐、姐夫很疼他,若连点钱都要计较,那还能说疼他吗?

    因此一开始方束青不想把钱交给他,让他交给九皇子妃时,他便对她拍胸脯保证,姐姐、姐夫不会因此对他们生气的。

    没想到这才过多久,姐姐就来跟他要钱了?!

    九皇子这头却是非拿到这笔钱不可,因为他名下的产业出事,急需这笔资金解危。

    九皇子妃向弟弟讨要无果,只得向母亲求助,卫国公世子夫人本就不喜方束青勾搭儿子,再加上这事,对她印象更是差到极点,除了把儿子叫回来臭骂一顿,更把他拘起来,不许他出门,并且更加积极为儿子相看,务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赶紧让他成亲。

    卫国公世子夫人为儿子的婚事操碎了心,可是没人因此感激她。

    因为程樵房第一桩婚事,就是她独断独行,硬是给他订下她手帕交的女儿,谁知那姑娘是个命薄的,不到及笄就夭折,第二任未婚妻倒是身强体壮,结果一场赛马意外,惨遭坠马被马踩踏而亡。

    卫国公世子夫人连着为儿子挑的两门亲事,都是如此收场,一时间就有些心灰意懒。

    第三任未婚妻是由卫国公夫人做的主,选的是她表妹家的孙女,同是公府孙辈,家世好,相貌也好,却因好打抱不平,在大街仗义勇为,救了个比女子还娇美的公子,两人当街搂搂抱抱的,让卫国公世子夫人不能忍受儿子娶这样的女子回家,越过为儿子订亲的婆母,径自解除婚约。

    此举惹恼了卫国公夫人,扬言不再管孙子的婚事。

    世子夫人乐得她不管,可是寻寻觅觅就是找不到合她心意的人选,不是姑娘合了她的心意,家世却差强人意,不然就是家世令她很满意,姑娘也合她心意,但人家看不上她儿子。

    谁让程樵房两任未婚妻不是病死就是意外而亡,有人说程樵房是个命硬的,克妻!就有人指出他第三任未婚妻没死啊!随即就有人指出,那是人家命大福气足,才没被他克死,没看人家跟他解除婚约之后,竟然嫁给西越来的贵公子。

    卫国公夫人为儿子相看了这么久都没结果,短时间怕是没办法如愿。

    程樵房一时半刻都没法出来了。

    没了程樵房,方束青一介女流,想要压住药铺那些掌柜们就不再是件容易的事。

    此时许姨娘的娘家人上门来,要接他们家姑太太大归,方束青没有多想,就让许家人顺利把许姨娘接走了。

    然后她就开始了水深火热的生活了!

    凤公子缓缓展开才从东齐过来的信柬,一目十行看完后,才笑着把信柬递给凤二公子。

    “该。”凤二公子笑得眉眼俱弯,自打铁大小姐被铁老庄主派人接走后,他已有一段日子不曾笑过了。“程樵房被他娘禁足,难道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摩挲着扶手上的花纹,凤二公子问。

    凤庄主端着茶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怎么可能?九皇子的资金缺口可是正等着钱用,他早将韦家的财产视为己有,又怎容得小舅子把这笔钱挪用。”

    “就怕他不肯动啊!”凤二公子道,“九皇子那人可是很要面子的,要是让人知道他向小舅子的外室催讨要钱,岂不丢死人了!?"

    “不怕,让咱们的人好好的劝劝他,不怕他不动。”凤公子笑,“要知道东齐皇帝病得不轻,眼看着他多年所盼就要到手,他不会容忍有人挡在他面前,阻止他得到他想要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