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我来当明星 > 第四十七章 张凡讲笑话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最能够促进男人之间的关系的话,那唯一的选择就是一起喝酒了。

    天下故事会节目的员工们大部分都是男人,此时这些男人们正面红耳赤的围拢在酒桌上连连呼喝,看上去已经喝了不少。

    此时的张凡对于帝都电视台很有用处,而且天下故事会这档节目也没有什么竞争力可言,在电视台里面就是可有可无的边角存在。他们也很是大方的直接就将节目的自主权交给了张凡。

    反正之前的那位严主持人就是节目的制作人,张凡虽然年轻可是这个节目本来就是可有可无。帝都电视台也乐的做个大方来收买人心。

    电视台不在乎,可是张凡却很在乎。他渴望成功,而成功可不仅仅只是成为一名主持人就行的。

    将一档可有可无的垃圾时间段节目盘活起来,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节目。不仅仅会给张凡带来名声上的好处,也能让他完成任务。

    系统再次布了新的任务,一个月的时间里将天下故事会这档节目打造成一档金牌节目。最终的奖励将会以不同的成绩来浮动确定。有了系统任务的支持,张凡肯定是要做好的。

    虽然站在镜头前面的时候张凡只是一个人,可是一档节目再小再烂也不可能是一个人完成。

    从策划编剧文案到现场监制制作人,从道具摄像到灯光化妆服饰等等等等。一个节目至少也要有十几个人才能够真正开起来。

    天下故事会是讲故事的节目,没有必要配备编剧文案什么的。至于策划监制还有制作人全都是张凡一个人包办,算是大权独揽。这也是因为这档节目实在是没有什么人关注。

    想要让节目火起来,最基础的就是节目组的员工们要各司其职。这些员工们都是房子的基石,没有了他们的认真工作,那节目根本就无法继续下去。

    道具不准备好录制现场,摄像弄歪了角度,灯光给错了光线,化妆服装什么的直接乱搞。那张凡就算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有办法完成任务。

    因此,他此时在接手节目组之后先做的就是请所有同事们喝酒吃饭。这绝对是促进关系的不二法门。

    这些同事们被打来这种节目,心里都有着不满的情绪。毕竟做电视节目的都是有着攀比的心里,被流放到这种养老节目里就意味着失去了继续向上的可能。在电视台里面也很不受待见。

    而张凡作为一名主持界的新星,上来就是这么给面子的请客吃饭,而且言语之间也没有丝毫身为著名主持人的傲慢。这就让这些内心有些脆弱的同事们对他大为赞赏。

    当你生活在一个所有人都对你缺乏尊重的环境里,突然有个人主动表达善意,换做是谁都会印象深刻并且带上好感。

    张凡的请客攻势做的不错,等到第二天正式开始录制节目的时候,节目组的同事们一个个的精神都上来了,与之前刚来的时候看到的那种死气沉沉的样子完全不同。

    做任何节目为的都是提高收视率从而得到大量的广告赞助,这是节目存在的宗旨。可是收视率最终还是体现在了观众们的身上,而网络时代里的观众们可是很挑剔的。因为他们的选择实在是太多太多。

    想要把节目做好留下观众,唯一的办法就是调动观众们的情绪。无聊是煽情还是搞笑,又或者是猎奇。只要能够让观众们的情绪上来那就是成功!

    而相比起煽情,在压力巨大的现代世界之中,观众们更想要看到的是实际上是欢声笑语的节目。看节目放松一下心情,笑呵呵的休息就是绝大部分观众们的需求。

    张凡相信没有什么不好的时间段,只有不受欢迎的节目而已。

    只要节目受欢迎,任何时段都能够生奇迹。

    “小张啊,老严之前说的是三国,你是不是继续说下去?”说话的人是摄像冯师傅,这位可是台里的老人了。与之前的严主持人是一批进入台里的。在台里工作了快三十年,资格是老的不能再老了。

    只不过,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这些技术出色经验丰富的老人们纷纷退居二线等待退休。因为他们制作节目的理念以及跟不上时代了。

    “三国?”正在整理服装的张凡微微一愣“我看过三国,可是不会说。”

    “啊?”冯师傅愣住了“那你今天节目准备说什么?”

    张凡笑着抬手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都在这里呢。”

    冯师傅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终只能是化作一声叹息。

    张凡可是台里引人瞩目的主持人,而且这次还是栏目的监制。冯师傅虽然资格够老可是也不愿意去说张凡什么,以免被人说是倚老卖老。性子有点耿直的冯师傅在这上面可是吃过不少苦头。

    天下故事会的节目录制现场比之前的笑谈人生节目还要惨。他们这里实际上是之前的一处仓库改造的,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这里的话,那张凡只能想到简陋两个字。

    好在节目组的其他设备还是足够的,摄像机都有两台。灯光道具全都准备妥当之后,亲自操控摄像机的冯师傅意外现张凡居然没有拿稿子?

    “小张。”冯师傅很急切的喊了起来“你的稿子没拿!”

    已经五十多岁的冯师傅基本上就是处在快要退休的阶段。天下故事会应该就是他职业生涯里最后一个节目。之前没有办法,节目不死不活的就是那样。可是张凡这个在台里最近很火的主持人来了之后,冯师傅还想着自己的挂靴的时候成绩是不是能更好一些?

    张凡一来就收揽人心,又是吃饭又是喝酒的。看上去很是想要大干一番的样子,冯师傅也想着好好干一场。可是之前张凡随意放弃了已经说到一半的三国,现在都准备录制节目了却连稿子都没有拿。冯师傅很是怀疑这人到底行不行?

    “都在这呢。”张凡笑着点了点自己的头“没关系,直接开始就好。”

    冯师傅与一旁的同事面面相觑,录节目不拿稿子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录制节目可不是几分钟十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那么长的时间里各种台词和应该注意的事项全都是要靠稿子和现场的编剧来提醒。

    天下故事会节目组没有编剧,那稿子就更重要了。一旦出现状况,那就要停下来重来。电视台录制节目的摄像机可不是手机,想开就开,想关就关的。

    几名工作人员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张凡是台里的红人,还是他们节目的制作人。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摄像机开镜,张凡接手天下故事会节目之后的一场录制正式开始。

    坐在沙上的张凡看着眼前的摄像机深吸口气,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再次睁开的时候眼神之中已经是一片清明。

    “大家好,我是张凡。”翘着腿坐在沙上的张凡露出笑脸“从今天开始,天下故事会节目将会由我来为大家主持。今天要和大家讲的是笑话故事。”

    “我有一个同事姓冯,今天上班的时候突然肚子疼。跑去厕所准备解放一下的时候,刚刚脱下裤子放了个响屁却现隔间里的抽纸用完了。还好没真解放出来,赶快提起裤子出来就准备去找手纸。谁知道隔壁的隔间里面却传来了一句‘你真牛,放个屁还要来趟厕所。’”

    “噗~~~”现场的几个同事几乎同时笑了起来,甚至不约而同的去看正在操作摄像机的冯师傅。这里可就只有他一个人姓冯。

    “大家都控制一下,这录节目呢。”张凡拍了拍手,提醒打断了节目录制的几名同事。

    录制重新开始,操作摄像机的冯师傅翘着嘴角将镜头推到张凡的面前。心中感觉张凡说的笑话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接下来怎么样。

    “我有一个同事姓冯。”还是一样的开头,四周几个人忍不住又想笑,不过还好忍住了“他年轻的那会谈恋爱,有一天正谈的面红耳赤的时候,他女朋友突然问他,你愿意为我而死吗?”

    冯师傅此时已经是明白了,张凡这小子就是拿自己当话头呢。不过他都这个年纪了,对于这种事情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只要节目能有好成绩就行。

    “老冯那叫一个犹豫啊,左思右想,抓耳挠腮了半天之后才在他女票杀人的目光注视下点了头。”张凡嘴角带着轻笑,面上的情绪也配合的非常好“老冯叹了口气,起身从抽屉里拿出了耳勺。从自己耳朵里掏出耳屎就向着他女票嘴里喂了过去。”

    “哈哈哈哈~~~”节目录制再次被打断了。录制现场都笑翻了天,大家都是神色古怪的看着摄像机前的冯师傅。甚至还有人去问你还干过这事?

    “好了好了。”张凡再次拍手“大家都专业一点好吧,想笑的话可以等节目播出的时候坐在家里看着笑。”

    顿了顿,张凡抬头看向冯师傅,笑着开口“冯师傅别在意啊,这就跟说相声一样,有个话头。您要是不愿意的话我就换别的。”

    “没关系。”冯师傅笑着摆手“只要咱们节目收视率能上去,想怎么说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