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申请自动送彩金,娱乐城免费送彩金,无需存款即送体验金

娱乐城免费送彩金 > 言情小说 > 重生之娱乐修仙 > 第35章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刘大浪哭丧着脸,哀求道:“李哥,您看,这位小哥刚才把我弟弟打伤,把我两百个小弟打成那样,现在又把我弄成这样,我已经够惨了,难道还让他再打我吗,那我还活不活了?”

    小李恭敬地问卢冲:“卢先生,您看,这个刘大浪已经相当可怜了,您能不能看在燕家的面上,放他一马?当然,您想把他置于死地,我们也会配合,一切都看您的意思。”

    卢冲摇摇头:“不是我存心想把他置于死地,你看看他做的事情,他弟弟做的事情,他那个保镖做的事情。”

    小李这才想到,自己还没有调查清楚,就为刘大浪求情,实在是有点不太好,如果因此惹得这位最年轻的准宗师生气,那燕老的盛怒自己可承担不起,他连忙问询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他是按照事情生的过程来问。

    结果,现场人们鸦雀无声,毕竟没有人敢冒着得罪刘大浪的危险来说出事实。

    小李震怒,大声说道:“你们尽管说出事实,他刘大浪如果胆敢报复,我把他宰了,再把他全部家产赔给受害者!”他虽然只是燕老的亲随,但处置一个走狗的家产,并不需要请示燕老,更无须请示燕老四。

    这个时候,方玉昂的前女友王春丹这才大着胆子把刘小浪骚扰她的事情说了一遍。

    而后,让卢冲颇为惊讶的是,把刘大浪保镖刘猛一上来就对卢冲下死手、刘大浪派兄弟砍卢冲、刘大浪企图杀卢冲的事情说出来的,赫然是苟世明、方玉昂二人。

    原来苟世明、方玉昂二人是真的吓怕了,他们怕卢冲因为过去的龌蹉找他们的晦气,他们实在难以承受这样的卢冲给予的压力,两人不约而同,做出决定,抓紧最后机会来讨好卢冲,赢得卢冲的好感。

    小李的脸色越来越沉,最后怒不可遏,指着刘大浪的鼻子,低声吼道:“燕老费尽心思讨好的人,你踏马的竟然往死里得罪,很好,我看你是不想在清阳混下去了,也罢,我现在就叫有关部门,把你们全都抓走!”

    刘大浪、刘小浪全都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脸的绝望,他们就是燕家的狗,一旦燕家把他们抛弃,他们比丧家之犬还不如!

    就在他们万分绝望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无比动听的声音:“小李,不用那么麻烦了吧,有关部门的同志们都在睡大觉呢,不好麻烦他们吧!”

    小李吃了一惊:“卢先生,您的意思是?”

    卢冲淡淡一笑:“被打一顿打得服服帖帖的狗,新来的狗,哪个好呢?”

    一个新来的狗,少不了还得打一遍,多麻烦,现在这条狗,被自己狠狠打一顿,他们也明白自己对于燕家的重要性,借他们十个胆也不敢报复,反而还会积极巴结,以后他们对自己而言不再是獠牙相向的疯狗,而是俯帖耳让它咬谁它咬谁的忠狗。

    除此之外,每次道上大哥空缺,总有一些人砍砍杀杀的争那个位置,争到那个位置以后,又要祸害一番来赚点肥水,不但对地方治安不好,对老百姓的利益也不好,就跟老百姓不喜欢总是换硕鼠一样,这地方道上大哥也不要总是换,上面希望稳定,老百姓也喜欢稳定。

    更重要的是,一旦有关部门把他们抓走了,他们不敢恨燕家,就只敢恨卢冲,卢冲不怕他们的憎恨,可卢冲的父母、李文嫣呢?

    况且,当他们对卢冲产生憎恨了,他们对卢冲就没办法产生崇拜之力呢,卢冲也白打他们一顿了!

    那一世虽然有点枉活两百年,但卢冲多少有点体会,一味地把敌人往死路赶只会鱼死网破,有时候打一巴掌再给一个甜枣,软硬兼施才是王道。

    小李顿时明白了,笑道:“既然卢先生想给他们一条活路,那就请卢先生来处置他们吧!”

    卢冲走到刘大浪兄弟面前,淡淡一笑:“我今天并不是打你们,而是生动地给你们上了一堂课,讲的什么内容呢,做事不要做绝,不要把人往死路逼,不然鱼死网破,对大家都没好处!

    你们看看,那个刘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想要一拳把我打死,结果呢,自己反倒成了半死人!

    还有,刘大浪你这只手,你想一枪把我崩了,结果把自己的手崩惨了!

    你们混黑的,也要讲,做事之前先做人,做人要善良,余人先留三分余地,这样生意才能做的下去!

    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呢?”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个中学生给一个黑道老大讲做人,还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事情吗?

    结果,刘大浪却涕零纵横:“太有道理了!要是早听到卢先生您这番话,我也不会落得这步田地啊!”

    “你觉得有道理啊!”卢冲点点头:“那拿钱来吧!”

    刘大浪吃了一惊:“什么钱?”

    卢冲淡淡一笑:“我给你们上了一堂课,难道你们不要交点学费吗?”

    所有人都一脸错愕,这也行!这也行!

    李文嫣忍俊不禁,卢冲这家伙越来越有意思了。

    刘大浪忍气吞声道:“您要我们交多少学费?”

    卢冲微微一笑:“放心,我这个人很实在的,不是那种狮子大开口的人!”

    刘大浪问道:“您到底要多少?”

    卢冲伸出两个手指头:“两百万!”

    “多少?两百万!”刘大浪咂舌,您这不叫狮子大开口吗?哪里的学费值得了两百万啊。

    这是1997年,根据江北省会江城的房价,这时的两百万约相当于2oo7年的三千多万元。

    不过,相对于刘大浪控制半个城市黑道所谋取的暴利倒也不算什么。

    卢冲淡淡一笑:“怎么,嫌我收的便宜?”

    “没,没,您这学费收得很合理。”刘大浪苦笑道:“那我明天转账给您。”

    卢冲又说道:“除了学费,你还赔我点医药费。你两百个兄弟把我的手弄伤了,每个人赔我一万,就两百万吧!”

    刘大浪惊道:“您哪里有伤啊,伤的是我们啊!”

    “怎么没有,伤很深。”卢冲举起手,手掌有些血迹。

    刘大浪气得快吐血,那分明是他那两百个小弟的血飞溅到卢冲手上了。

    但刘大浪现在只能无奈地说道:“好,我赔!”

    卢冲想了一下,说道:“明天,你把钱打给小李,小李拿你们燕家的卡给我!”

    那一世,他妈妈的卡里忽然多出来一百万,不清不楚的,一系列的罪名随之而来,现在处于唐家对付自己父母的风暴眼,卢冲不能马虎大意,把燕家拉过来,你们唐家踏马的敢对付燕家吗?

    刘大浪和小李都点头同意。

    这时,小李对刘大浪及其两百多个马仔说道:“你们要谢谢卢先生,要不是他宅心仁厚宽宏大度,以你们的行径早就锒铛入狱了。”

    两百多人齐声道谢,非常诚恳,自心底地感谢。

    这个时候,卢冲看到,从刘大浪及其两百个马仔身上冉冉升起淡金色光芒,慢慢涌入卢冲自己的身上。

    卢冲明白,这群人渣算是被自己一巴掌一个甜枣地彻底打服了,转而崇拜自己起来了。